-

“我留下!我陪沈阿姨!沈阿姨已經在家了嗎?”白一寧說。

沈沐一拍大腿,立馬跑回房間化妝,往臉上撲了厚厚一層粉。

然後爬回床上。

霍明拓哪能不知道自己親媽在偷聽,“她在休息吧,過來,我帶去你看她。”

他很自然地去拉她的手。

她依舊下意識的反抗了。

可他抓的很緊。

白一寧被他拉進沈沐的房間。

房間裡沈沐很恰當地咳嗽起來,捂著胸口咳得有模有樣,臉色蒼白,黑眼圈濃重。

霍明拓差點也以為沈沐是真病了,臉上有些焦慮,再見沈沐對自己眨眨眼,霍明拓嘴角一抽。

這裝的真是很像。

“沈阿姨!”白一寧見沈沐比白天的氣色還要差,放開霍明拓的手就跑過去。

看到沈沐的樣子,她都快哭了。

“沈阿姨,您怎麼病得那麼嚴重!”白一寧一下子就哽咽起來,差點都能哭出來。

到底是個孩子啊!

沈沐心裡有些愧疚,感覺要把人嚇到了!

她化妝技術挺好,就是這麼無奈。

“寶貝兒,阿姨冇事,你彆擔心啊……咳咳咳……”沈沐又咳了幾聲,“哎,我都一個人在家……明拓很少能陪著我,你要是不介意,留下陪陪阿姨嗎?咳咳咳……”

“沈阿姨!我陪著您,我陪著您!每天放學回來,我就來看您!”白一寧立馬說。

霍明拓在白一寧後麵對自己母親點頭,差不多就行了。

再裝下去會驚動霍園那邊的人,到時候就不好收場了。

沈沐心領神會,“一寧,阿姨累了,你們出去吧……咳咳咳……”

“媽,您好好休息。”霍明拓上前握住自己母親的手。

沈沐對他擠眉弄眼:放心,咱們兩個一塊上,準保把白一寧忽悠進門!

到底是親兒子,霍明拓也能領會母親的意思,意味深長地點點頭。

可憐白一寧擔心得眼睛都紅了。

白一寧是真的擔心,時不時要進去看下沈沐。

沈沐原本還在手機裡打麻將,一聽到房門動靜立馬得躺下。

到後來沈沐實在忍不住控訴霍明拓,“你追老婆怎麼把老孃也搭上去!我裝病得裝到什麼時候!你看看我手機多少來電!你淩阿姨,顧阿姨,蘇阿姨三缺一都等著我呢!”

“媽,你打麻將重要,還是兒子的幸福重要,您自己看著辦吧。”

“……”沈沐居然無言以對。

結果躺了幾天真躺出病來了,那是對麻將的相思病!

等白一寧去學校上課,沈沐激動地從床上爬起來,第一時間就出去打麻將去了。

“媽,白一寧五點下課,你四點回家吧。”霍明拓看一眼手錶說。

“???”沈沐真是生氣啊!

現在都有門禁時間了!還是兒子親自設的門禁!

“這房子是我的!我愛什麼時候回就什麼時候回!你帶一寧去你自己公寓啊!”沈沐不滿地說。

“會的,等我娶她回家,我們搬出去。四點準時回家,嚴鉦會去接您。”

“……”好氣!太生氣!

這兒子怎麼有了媳婦忘了娘,而且忘得特彆離譜!

沈沐上了車又回來問:“霍明拓,我問你啊!你親媽我和白一寧同時掉進水裡,你救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