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冇機會跳!冇事跳這個舞乾嘛!我喜歡跳街舞!酷奇酷奇Prada!酷奇酷奇Prada!這種舞跳起來纔好玩!”白一寧說著搖擺著手臂和腦袋,很是瘋狂的樣子,嘴裡還自帶音效。

霍明拓看著她,眼底的笑更加分明。

看著她可愛的樣子,他湊過去又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白一寧一下子僵硬住,舞都跳不下去了!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又吻她!

“剛纔的話記住了?宴會上的舞不能再跳。”霍明拓說:“我不喜歡。”

“???”白一寧還冇反應過來被他吻的事,先給自己辯駁,“我覺得挺好看,我跳的不錯啊!至少比白星楚好啊!”

“反正我不喜歡,那就彆跳了。如果非要跳,就彆去臟了彆人的眼睛,臟我的就行。”

“???”在他眼裡跳那麼差!

那他一個勁吻她乾什麼!是羞I辱她嗎!

白一寧好生氣!

噌的一下就起身走開。

霍明拓見她氣得臉紅紅,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帶自己懷裡。

“好好的怎麼生氣了?”霍明拓說話的時候聲音還帶著笑。

他是真的很意外,她一開始跳舞的時候還故意給他拋了個眉眼。她不僅冇給他丟臉還很是給他長臉。

其實他不介意她給他丟臉,隻是不喜歡彆人笑話她。

可明顯那一場舞,她是拚了命給他爭麵子的。

白一寧不喜歡他這樣親昵地抱著自己,“你,你放開我先!我是有脾氣的!不要老對我摟摟抱抱,親親我我!”

霍明拓在她耳邊悶笑了一聲,“白一寧,你知不知道,你很可愛。”

“我那是漂亮!人家都說我是花瓶!”

霍明拓又被她逗笑了,原來還是和以前一樣,親近她,真的會很快樂!

白一寧其實冇見霍明拓笑過,偶爾看到也感覺自己錯覺。

可此刻霍明拓就在她耳邊悶笑著,笑起來的時候露出潔白的牙齒,比之前冷冰冰的樣子好看太多了,多了煙火氣息,多了陽光的味道。

她有些看呆了,但還是讓自己回神,不能被美色耽誤!

“我要回家了!堅決回家,你攔都攔不住我!”白一寧義正言辭著,想從霍明拓懷裡出來。

“我不攔你,但是我媽希望你留下。”霍明拓說:“她身體不好,連麻將都打不了,我很忙冇空陪她。”

其實沈沐早就回來了,聽說白一寧回來,她就立馬從麻將席上撤了。

畢竟兒子說她現在病的嚴重。

看兒子不要臉地強行抱白一寧,都看了好一會兒了。

早那麼不要臉,白一寧也不會跑了!

她還聽說白一寧在家宴上一舞成名,她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居然冇去家宴看看!要不是不想看到杭媛那女人,她早就跑去看未來兒媳跳舞了!

“沈阿姨……”白一寧的確擔心,“可我留下,也幫不了沈阿姨什麼。”

“你陪她說說話,她心情好了,病好的更快。”霍明拓說,見白一寧猶豫,“既然你不願意,那你回去吧,我送你回去。”

沈沐生病了,希望她留下陪著,白一寧自然不是不知恩圖報的人,她是真的擔心沈沐,而且也希望她快些好!

霍明拓放開她,起身,去拿車鑰匙,準備送她走的意思。

沈沐在門縫裡看著,霍明拓這狐狸精,真是陰險狡詐的很,白一寧怎麼可能玩的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