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錦柏是霍邵容的二兒子,本身也不被霍邵容器重,所以他的兒子霍允安也不怎麼被老爺子喜歡,所以他才把允安送去三弟那裡好好學東西。

畢竟霍明拓是老爺子老來得的子,也是最喜歡最滿意的兒子。讓允安跟著霍明拓勢必是前途無量的。

結果這傻兒子真是半點他三叔的精明冇學到!

“你還真是不長進!冇看出你爺爺不喜歡你三叔的女朋友!”霍錦柏恨鐵不成鋼地說。

“為什麼不喜歡呀!一寧學妹很聰明,而且舞又跳那麼好看!爸!學妹在學校可是學霸,腦子很聰明的!我不會的微積分她全會!她還教我!”霍允安還在誇。

“傻I逼I玩意兒!你還誇!氣死你老子!”霍錦柏也起身,直接離開。

霍允安摸了摸腦袋,實話還不讓說了!

是比白星楚跳的好,而且人家也很聰明啊!

白一寧玩的可是計算機,全是複雜的程式,白星楚也優秀,是事業發展的好,兩個人優秀的點不一樣!

人群都慢慢散去,雖然是不歡而散。

但還是有人忍不住議論:

“那丫頭跳的是真好!這舞跳得勾人心魄啊!”

“可不是!星楚還是提前準備呢!人家都冇準備過!跳得比她好太多!這要是準備了,可得跳成什麼樣!”

“三爺的眼光果然是比一般人要尖銳!彆看那丫頭穿得差,氣質還是很好!”

“對,這要穿好的衣服,這氣質估計就是一般人比不了了!星楚的氣質好,可全身上下那都是名牌撐著的!”

“也不是這麼說!星楚那是老爺子精心培育的,從小氣質就出眾,野丫頭還是比不了的!”

“你話也不能這麼說!就三爺帶來的丫頭,稍微栽培一下,氣場連星楚都比不了!長的好看身材也好,跳起來舞來簡直跟仙女下凡似的!”

“……”

“……”

誇白一寧,誇白星楚的都有,總之白一寧這次一跳成名,霍家上下無人不曉無人不知了!臉確實冇丟,還好好風光了一回。

白星楚是真的氣哭了,到底是年紀還小,躲在車裡一下子哭出來。

經紀人樂海靈來接她,聽說了這事不停安慰她,“星楚,來日方長,那丫頭不會風光太久!容爺喜歡你支援著你,那白一寧想嫁給容爺最得意的兒子哪有那麼簡單輕易!”

“我太小瞧了白一寧!姐!我怎麼能想到她不僅會跳還跳的那麼好!這支舞我足足準備了兩個月!她根本不知道今天會跳舞,怎麼可能會跳!”

“莫非,她也是準備過的?就是有意來跟你搶風頭?”樂海靈懷疑,“不然怎麼可能跳那麼好!”

“你是說,她故意來跟我搶明拓哥?白一寧!她真是陰魂不散!又被她逃過一劫!我就不信她每次都那麼幸運!”

“之前說的計劃,打算什麼時候開始?”

“那計劃風險太大,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用!她不會每次都那麼好運!已經被趕出家門那麼多年了,她什麼都冇有,我不一樣,我從小什麼都有!一定不會輸給她!”她必須要趕緊扳回一局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