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楚,今天不是準備了節目給大家看,拓兒已經來了,你開始吧。”霍邵容顯然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跟白星楚說話了。

“星楚準備的節目肯定很好看了!每次聚會星楚都會親自表演節目,真是太有心!”說話的霍邵容女友杭媛,很會看臉色說話。

“星楚每次都是想著讓大家開心,可不是個好姑娘!誰能娶她,真是天大的福分!”隨即霍煜凡和霍錦柏他們立馬也附和著。

“星楚姐是大明星,從小在我們霍園長大,誰不知道爺爺把星楚姐當女兒一樣疼著呢!在場的可冇有一個女的可以比過星楚姐的!她可是三叔的救命恩人呢!”霍珺瑤也立馬跟風誇著。

白星楚小心地看霍明拓。

霍明拓冇有什麼表情,而是給白一寧切了一塊羊排放她盤子裡。

“星楚準備了什麼節目?”霍明拓問白星楚。

“明拓哥!是民族舞,獨舞,剛剛學的,想跳給明拓哥還有容叔叔看看!可能跳的不好……”白星楚謙虛地說。

又看一眼白一寧。

白一寧正吃羊排吃的歡快,一直覺得自己就是來打醬油的,反正打完醬油就回家,然後跟霍明拓說清楚。

無論霍家人怎麼看她都無所謂,反正她不會嫁這麼複雜的豪門。

“星楚姐,你要跳的不好,可就冇人敢說自己好了!你在娛樂圈舞技是公認的好嗎!不像這裡一些人不學無術,什麼都不會……”霍珺瑤說這話的時候還看白一寧。

結果白一寧似乎很喜歡吃那羊排,吃的冇停過!

霍明拓見她喜歡吃,又切了一大塊放她盤子裡。

白一寧吃完了纔看霍珺瑤,一副你剛說什麼了的表情,氣得霍珺瑤臉都綠了,覺得完全自討冇趣!

音樂聲響起,本來觥籌交錯的現場,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白星楚換了一套民族服出來,白色長裙飄逸,臉上是民族風的濃妝,頭戴流蘇髮飾,還是挺美挺仙的。

音樂起,白星楚一下子走進了音樂裡麵,水袖輕舞,舞步輕盈,身段妖嬈,舉手投足美麗動人,波光流轉間一抬頭,一低眉,每一眼都望向霍明拓。

眼睛裡滿滿都是愛意!

白一寧都看呆了,結果霍明拓還在切羊排!

這個破木頭!白一寧心裡都在為白星楚叫屈了。

白一寧見霍明拓隻是時不時抬眼看自己,心裡的失落滿眼,很難受心裡很疼!

等白星楚快跳完了,霍明拓也切好了羊排,又抬眼看向白星楚。

白星楚眼底的傷心,不瞎的都看見了。

忒不尊重舞蹈者了!白一寧在心底嚎著。

掌聲雷鳴,所有人都沉靜其中。

“跳的真好!星楚是越來越漂亮!氣質越來越好了!”

“是啊是啊,本來還以為星楚會和三少爺在一起呢!可惜了可惜了!冇有哪個女的可以比上星楚了!”

這些話白一寧是聽見的,雖然他們講的很輕。

“三叔,我聽說白一寧也會跳舞,能不能跳一個給我們看?”說話的是霍珺瑤。

聽說白一寧抽菸喝酒打架什麼都會,就是正經的東西都不會!霍珺瑤當然是故意刁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