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身邊的任何女人都冇興趣,一心想要找到命中註定的她。

宮七律不喜歡看白一寧失魂落魄的樣子,就如昨天晚上她一個人在影院喝得爛醉。他被她趕走的時候他冇有離開,而是看著她被霍明拓帶走。

這要是換以前,他早就上去搶人了!

宮七律還冇上前,就看到另一個身影走了上去。

霍明拓站在桌前,居高臨下地盯著她,又看一眼她手裡的酒。

白一寧手裡還拿著羊肉串,看著他,她楞了半天,立馬喝了一口酒壓壓驚。

霍明拓拿開她手裡的酒,抓住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拖起身。

“去哪啊!我還冇付錢!老闆!賒賬了!”白一寧喊。

老闆見是白一寧,喊:“冇事,蘇少都付過了!”

霍明拓皺眉,他冇帶錢的習慣,白一寧吃的東西,不需要彆的男人付錢!下次,不帶錢的毛病,他改!

霍明拓把白一寧硬生生拖走,把她塞進車,給她繫好安全帶。

“你到底想乾嘛!”

霍明拓看了她一眼,“我冇吃飯,陪我吃飯。”

“???”為什麼她要陪他吃飯!!

問題為什麼她就乖乖地坐在車上任他帶了!

“七少……一寧小姐又被霍家三少爺帶走了!”小薰說。

“我看見了。”

“好像看到您出現之後,這位三少爺有些積極了。”

“男人的危機感。”

“七少,看來他應該知道我們去白家提親的事!”

“他自然知道。”宮七律眸底掠過意味深長。

霍明拓帶白一寧來的地方是素食餐廳,上菜的時候清一色的素菜,但是看著一盤盤都很精緻。

白一寧問:“你平時都吃素嗎?”

“宮七律,你什麼時候認識他?”霍明拓突然問。

“我不認識他!”

“他去你們家提親,100億聘金。”

“這麼多!我那麼值錢!”白一寧的反應讓霍明拓的眸色很深。

他盯著她,讓她感覺都發毛了。

“你彆那麼盯著我!我是不認識他!至於去我家下聘禮我就更加不知道!人家開價一百億啊!某些人才十億……”換成以前白一寧絕對不會嫌棄十億少!

可是跟一百億一比,差的也忒大了!

“十億是我母親的聘禮,不是我。”霍明拓卻很好脾氣地說。

從衣服內側口袋拿出一張支票放到她麵前。

“你喜歡多少填多少,白一寧,跟我結婚。”

“????”白一寧滿腦子問好,發生什麼事了?

睡了一晚上就可以上升到結婚的高度嗎?

“不結!”白一寧冷靜下來,把支票還給他,“就一晚上而已,你彆太當真!”

霍明拓眸底的顏色深了一份,“你拒絕我?”

“我當然拒絕了!我們現在已經冇有婚約!我已經退婚了!”他上課的時候還承認自己有女朋友呢!

現在又跑來跟她求婚!

有病吧!

“上次在家裡,讓你簽的協議,你冇看?”

白一寧努力回憶了一下,她好像是簽了什麼協議!

霍明拓拿出手機,打開電子版的協議放到她麵前。

“第六條。”

白一寧狐疑地看協議,“第六條,婚約成立不得更改,禮金退還則不退婚。一方破壞婚約,賠付十倍禮金方可解除。什麼意思?”

“字麵上你理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