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黎夜從小就追著白一寧跑!也不知道看上白一寧哪裡了!”白淳雅氣呼呼地說。

蘇黎夜和白一寧一塊去上課。

蘇黎夜說:“你就是對負心漢太善良了!讓他對你蹬鼻子上臉了!這種貨色,你見一次就該揍一頓!”

“蘇同學,彆動不動打架!你再被學校處分一次,肯定被開除了!”

“那就回家繼承億萬家產咯!”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蘇黎夜又湊過來,“白一寧!你要是也被開除了,跟著我回去繼續億萬家產好了!保準你天天吃飯睡覺打遊戲,冇人敢管你!”

白一寧懶得理他。

“你這衣服怎麼像是男人穿的?”蘇黎夜很是敏銳地察覺。

白一寧心底一慌,“現在流行這款!”

“你脖子上什麼東西?我看看?”蘇黎夜又看到她脖子上有紅色的痕跡,撩開她的衣領。

白一寧立馬抓住自己領口,“蘇黎夜!!”

“那麼激動,做什麼虧心事了!怎麼還一股酒味!你昨晚又喝酒了!喝醉了?”

“冇……冇有!”

“你喝醉酒了!喝醉酒哪去了!你酒品多差你知不知道!你喝醉酒不會跑去找男人了吧!”

我曹!

蘇黎夜要不要這麼瞭解她啊!

她總不能告訴他,她真找了個男人還上了床吧!

告訴他的話,他對她死心了也是好的!

白一寧很認真地點頭,“是!我確實找了個男的!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成年人的事……這衣服就是他的!”

蘇黎夜睜大眼睛,他冇有想過白一寧那麼直白!

看她的樣子,蘇黎夜又嘿嘿笑起來,“嚇我呢小壞蛋!”

白一寧把從手襯衣領口拿開,敞開了領口,讓他看脖子。

蘇黎夜不是冇有經驗的,這些痕跡一看就知道是什麼!

這一次,蘇黎夜一拍桌子。

“草!哪個男人,老子要殺了他!”課堂上,蘇黎夜激動地吼起來,簡直都要氣死了!

上課老師都懵逼了。

還好這次不是班主任上課,一般的老師都對這個小霸王敬而遠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蘇黎夜大步走出教室了,非常生氣的樣子,立馬叫了自己的跟班江煦。

“白一寧昨晚跟誰一起了!馬上給少爺我查出來!真他麼可惡,居然趁著白一寧喝醉酒趁人之危!”蘇黎夜氣憤。

“蘇少,我倒覺得是白一寧同學忒不檢點了!聽說,她和一個金髮男子走的非常近,非常親密!”

“狗屁!白一寧不檢點,整個學校都冇人檢點了!必須是那些男人對我們一寧圖謀不軌!”蘇黎夜生氣地說。

要給一寧報仇才行!

白一寧是想讓蘇黎夜對自己死心的,畢竟冇有男人會喜歡一個喝醉酒亂跟男人睡覺的女人吧!

她哪裡會想到蘇黎夜不僅冇死心,還為她很抱不平,要去把那男人揪出來報仇了!

蘇黎夜突然出去,彆人都以為兩人吵架了。

“看來係花真是出I軌了!蘇少都生氣了!”

“對啊!他都要去找那男人算賬了!”

“……”

同學們竊竊私語,連上課老師都忍不住看白一寧。

隻有白一寧淡定地聽課,內心卻是驚濤駭浪。

她也很無奈啊!她都不知道昨晚什麼個情況!霍明拓跟冇事人一樣,她簡直都抓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