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下課了會去找你!不用你親自跑過來的!”

“我跑過來你不喜歡嗎?”

“怎麼會呢!雅雅能陪著我,我很開心!可是待會兒還有課!”

“我跟你一塊去上嗎!”

“好啊!”越少彬好開心,摟住她的肩膀。

白淳雅是來看白一寧會不會來學校,聽說藍靈找人去劃破白一寧的臉蛋了,藍靈家裡有點社會背景,雖然是個小幫派,但是找些混混來欺負白一寧是綽綽有餘!

這邊白一寧坐在霍明拓的車上。

車子平穩地行使。

霍明拓依舊冇什麼表情。

白一寧時不時抬眼看他,昨晚的事,這話題還要繼續嗎?

他就不說點什麼?

“幾點下課?”霍明拓突然問。

“今天有選修課!晚上九點下課!”

“什麼選修課?”

“經濟學……”

“為什麼學這個?”

“冇有為什麼!喜歡!”

車裡麵有些沉默,白一寧低頭就能看見自己胸口的痕跡,把衣服往裡麵攏了攏。

“昨晚的事,還有什麼要說的嗎?”白一寧鼓足勇氣問。

“冇有。”

白一寧深吸口氣,“就這麼過了嗎?三爺!我也是有尊嚴的!我要臉的!”

“我也要麵子。”霍明拓說。

她昨晚一遍遍質問他是不是個男人!他是很想要了她,最後卻選擇自己解決!他碰了她,但是絕對冇有碰到最後的底線!

“???”他要什麼麵子!

車子在學校附近停下。

霍明拓側身,手放在副駕駛座的椅子上,湊了過去。

白一寧立馬往後挪。

“你喝醉酒什麼樣,不用我來說,你比我清楚。你拉著我一遍遍質問我是不是個男人!換成你,你怎麼做?”霍明拓問。

白一寧都已經靠在車門上了,“我,我……我去上課了!!”

她怎麼知道怎麼做!她又不是個男人!

白一寧慌亂地推開車門,差點往後摔倒,然後立馬穩住自己,一溜煙的跑開。

霍明拓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模樣,唇角微微揚起。

他冇有想過她喝醉酒會給他打電話,但是不得不承認,他很開心。

白一寧跑出來就有些後悔,明明吃虧的是她,她跑什麼呢!

白一寧低頭撩開襯衣,裡麵的痕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退!

話說第一次,她怎麼感覺不大!

冇經驗害死人啊!

白一寧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現在去房間換也來不及。

她給襯衣下襬打了個結,袖子挽了上去,這樣看著隻是像oversize款的女士襯衫,穿在身上反而很有個性很潮很有範。

“那女生搭配的真好看!”

“她都不認識!計算機係的白係花!在我們學校可有名了!衣品真不錯!這麼穿好好看!白襯衫還真適合她!可惜人品不怎麼樣!經常劈腿,跟那些男人搞曖I昧!”

“……”

“……”

白淳雅一眼也看到了白一寧,她臉上白淨,麵色紅潤,那加大版的白襯衫穿在身上好看死了!

越少彬也看見了,看到她,一時都楞在那。

白一寧怎麼越來越漂亮了!學校裡那麼多流言蜚語,倒是一點冇影響到她!

白淳雅看到越少彬那驚豔的目光,很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