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起身,想要逃,可是把喝醉酒的白一寧扔在水池肯定不合適。

他隻能把自己衣服脫下來迅速給她穿上。

他的衣服是襯衣,他根本冇法看著她此刻的模樣把襯衣的鈕釦給她繫上!

抱她出來,就近扔在外麵的沙發上。

他轉身準備去衣櫃拿浴巾。

突然一雙小手抱住了他的腰。

她貼著他的腰,喃喃著:“我好睏……霍明拓……”

她叫他的名字?

霍明拓的心口幾乎被撞了一下。

“我去拿毛巾,擦乾了再睡。不然會感冒。”他說著拿開她的手,大步走開。

霍明拓站在衣櫥前,手裡拿著毛巾,低頭看著某個地方,捏緊了毛巾回到白一寧身邊。

回來的時候看到白一寧是睡著了。

她一隻手臂枕著臉,側身,修長的腿交疊,她穿著他的襯衫,冇有扣釦子。

霍明拓的眼底已經猩紅一片,眸底幾乎瀰漫了水霧。

如果說這世界真的存在妖精,那白一寧一定就是了!

她很美,從小就美!她的美跟彆人不一樣,她靈動清純乾淨!此刻的她卻是嫵媚動人!

他是不想忍了,也從冇想過要霸占她的身體。

白一寧喝醉酒了,她醒來就什麼都不記得,無論他做過什麼!

想到這裡,霍明拓知道自己有些卑鄙,可就算他自製力再強,她一再撩I撥他的底線,他也剋製不住!

走上前,解開腰間的皮帶,丟在一旁。

他俯身抓住她的手腕。

白一寧的身子是在顫抖的,可是她睡得完全不省人事。

那一晚,白一寧做了個夢,夢到自己身上坐著個男人!那男人的模樣好像是霍明拓!白一寧夢裡麵就在想,完了,她真的開始意I淫I霍明拓了!

沙發上的男人魁梧的身體壓在她的身上,那小麥色的肌膚和白一寧那雪一樣白的皮膚顏色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他一遍遍叫著她的名字,就如以前每個日夜,他嘴裡喊著的一樣。

白一寧!白一寧!白一寧!

他從未忘記過她,從來冇有!可是她的記憶裡冇有,心理也冇有他!

他恨都恨死了她,恨她的拋棄,恨她的一切,可是他又愛死了她,愛她的一切,包括她的身體!

一大早,白一寧望著眼前的天花板,是一片星空海。

她怎麼一睜開眼就看到星空了!

不對!這是床啊!是房間啊!

草!

白一寧坐起身,看著四周!這是哪裡,我是誰!我要乾什麼!

扶額,白一寧,你不會喝醉酒被人撿I屍回來了!

掀開被子我曹!冇穿衣服!還穿了男人的襯衫!

要死了要死了!

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除了身上青色紫色,她身體是冇感覺的!

難道第一次是冇感覺的!

等等!白一寧!你都不知道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