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嘴硬吧!喜歡了人家那麼多年,現在被人出I軌,你不難受纔怪!走!帶你去後街擼串喝酒!”

“大白天的擼個屁啊!”白一寧還是被他拖出來了。

“本少爺想要擼串,他們還敢不開門做生意!給你承包一條街!”

“噗!”白一寧被他逗笑了,“順便給我承包個魚塘唄!”

“乾嘛用!”

“吃小龍蝦!”

“……”

纔剛到校門口,外麵卻是一陣騷動。

白一寧以為是某個明星來了。

畢竟這學校有表演係,明星演員導演之類的也經常會來。

難道是任天王來了?

可簡清若今天冇有課。

“哇!帥呆了!那是混血兒吧!”

“肯定是混血兒啊!天!那金色的車也太俗了吧!可真的都是黃金吧!土豪啊!”

“西貝爾跑車認不認識!那是改裝限量版的!媽呀!”

蘇黎夜也聽到同學的議論了,西貝爾限量版的超跑,他倒是想看看,這車畢竟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學校裡還有人比他有錢不成!

蘇黎夜抓著白一寧也進人群去看了。

看到一個金髮男子從車上下來,手裡還捧著一束鮮花,是白色的玫瑰,而且這玫瑰跟普通的白色不一樣,這玫瑰是晶瑩剔透的,像玉石一般,一看就是上等品,而且是特彆新鮮的,看著像似剛摘下來,基本是國外空運過來的品種。

“他是給誰送花啊!天哪,是我們學校的嗎?天哪!不會是我吧!”已經有同學開始自己意I淫起來。

“好帥,好帥!車子又那麼好!拿著花的樣子好看死了!”

“這麼高調是來追求女朋友的嗎?是我嗎!是我嗎!”

女孩子們捧著手在那祈禱,各種想象自己可能無意間被人家看中了,所以人家特意過來送花。

白一寧也看到了,金黃的頭髮不像是染的,五官很立體很標誌,側臉也很好看,是個混血兒,身高目測跟霍明拓差不多,身材目測也很好。

白一寧不自覺的會拿他跟霍明拓比較。

“切,又不好看!”蘇黎夜很嫌棄地說。

“好看的,不要嫉妒人家!你也好看,跟他不一樣的好看而已!”白一寧說完前半句蘇黎夜還生氣呢,說完後半句蘇黎夜又很高傲的笑起來。

“那是!少爺我的長相可不比那些偶像明星差!我要想當明星,也是人氣第一!跟任天王可以一比!”

“你傻吧,哪來的自信!”

“……”

“白一寧,我怎麼感覺那金毛在看你!”蘇黎夜故意擋到白一寧麵前遮住她。

可是那男子卻側頭看。

“我又不認識他!”

“你確定不認識?我真覺得他在看你!”

“走吧!不是要擼串去!”

白一寧都冇興趣看,他身為男人就更冇興趣看了,推著白一寧繞過人群準備去後街。

宮七律一眼就看到白一寧了,他看著她走開,盯著她笑起來。

白一寧接觸到他的視線了,怎麼也覺得他在看自己。

人群還冇走出去呢。

宮七律捧著花走了過來,到蘇黎夜麵前。

因為白一寧站在蘇黎夜後麵。

“天!難道是個GAY!”

“不是吧!不要啊!不能這樣啊!”人群已經開始哀嚎。

蘇黎夜看著麵前的男人,“有病吧!少爺我喜歡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