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清若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披在她身上,握著她的手,“答應我,跟白家徹底斷絕關係!不要再去理會你那禽獸的父親!”

她從小不被父親待見,父親怎麼對她,她都覺得冇什麼,畢竟對她不好纔是正常的。

她難受隻是因為霍明拓。

怎麼辦,她好像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一寧,有些人,我們跟他不是一個世界的,永遠都不會走在一起。哪怕什麼時候僥倖一起了,也是會分開的。”簡清若心疼地說。

她雖然不知道一寧和三少爺之間發生了什麼。

但是有些事,她也感覺的到。

三爺走之前說讓她照顧好的,自然是白一寧。

“不是同一個世界的,可是卻出現在我的世界了……若若,我有時候總是想,是不是上輩子造了太多孽,這輩子我就那麼倒黴了。”

簡清若抱著她,她聽得出一寧心裡的痛苦和掙紮。

“哪有什麼上輩子啊!電視裡的都是騙人的!這一輩子能過好就不錯了!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一寧,我們能靠的隻是自己!我們兩個都是從小被趕出家門的人,看了那麼多的人間冷暖,你難道還相信所謂的真愛嗎?”

---------------

霍傢俬人醫院內。

白星楚的病房擠滿了人。

連霍邵容都來了。

“容爺,星楚小姐隻是皮外傷,不用太過擔心!”醫生說。

“聽說都翻車了!還隻是皮外傷,實在是萬幸!”霍邵容一路擔心著,聽到白星楚冇事,也是鬆了口氣。

“安全氣囊及時彈出也是救了星楚小姐一命!的確是萬幸了!星楚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呢!”醫生拍著馬屁。

這誰不知道白星楚是容爺的養女,親手養大的,簡直是他掌心的寶。

霍明拓在來的路上就聽說了,白星楚是和對向車道的車撞上,兩輛車都翻了,對方司機是重傷,白星楚被及時彈出的氣囊護著保住了一條命。

霍明拓也鬆了口氣。

白星楚還在昏睡中,他看了一會兒才走出來。

沈沐早就在醫院了,見霍明拓走出病房,上前把他拉到角落。

“白家退婚,這是怎麼回事?”沈沐問。

“白洪崐拿了禮金回來,白一寧要退婚。”

“他們說退就退,咱們霍家的婚那麼好退的!你怎麼就答應了!”

“不然呢?”

“霍明拓你怎麼那麼作!自己的老婆,人家說要回去就要回去!你是不是個男人!”

也就自己母親可以這樣說他。

霍明拓說:“媽,你不知道當時的情況。我護著白一寧,她卻反過來要退婚。”

“你說你!你是不是這輩子娶不到媳婦了!加上白一寧,你都四個未婚妻了!要麼你直接把白星楚娶了!”

“對星楚的感情隻是兄妹,我不會娶她!”

“那你到底想怎樣啊!讓我抱個孫子那麼難嗎!難道跟白一寧就這麼算了?”

霍明拓看著房間裡的白星楚,“也許,我跟她是冇有緣分。”

“也許,你是要氣死我才行!”沈沐氣死了,氣匆匆地走開,又走回來,指著霍明拓,“你的事我不管了!霍明拓你給我單著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