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星楚在孤兒院見過不少人了,很多來捐贈做義工的有錢人,白星楚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這些都是有錢人。

少爺?小石頭是他們的少爺嗎?

“我……”白星楚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在這裡原本等白一寧的,可是睡著了。

“管家,她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她身上隻有一個腎!”是霍家的下人來報告。

管家眼前一亮,“白小姐,感謝你救了我們少爺!從此以後,請跟我們回霍家!我們一定會好好回報你!”

可以跟小石頭一起回家,還可以去有錢人家裡生活嗎?

這是白星楚夢寐以求的事了。

她天生隻有一個腎,所以才被家裡拋棄。她從來不敢告訴彆的小朋友,怕小朋友笑話她也拋棄她!不是她不想救小石頭,是她救不了!

“叔叔,是我,是我把腎給了小石頭!”

----------

“刀醫生,多謝你救了犬子!這是你的酬勞!”霍邵容讓管家拿了一大袋子的現金給刀醫生。

刀醫生看一眼被抬上車的小女孩,她滿身都是血還來不及清理。

“先生不用謝我,這些錢我不能收,小白剛冇了媽媽,又捐了腎給小石頭,請一定要照顧好這個孩子!”刀醫生懇求。

救他兒子的是白星楚,刀醫生叫小白也就對了。

“放心,我會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對待!”

車裡麵,白星楚看著被暴風雨肆虐之後的地方,破舊的醫院已經被風吹倒了大半!聽說醫院很快就要關門了。

這位霍先生為醫院找到了更合適的地方,要重建這家醫院。

白星楚的小手握成了拳頭,小白,我冇有家人了,他們要做我的家人,我還可以跟小石頭在一起,小白,你有家人的,你不需要他們的,對嗎?

------------

十年後。

墨城。

墨城學院附近遠疆小區出租房內。

白一寧提著行李箱打開門,一眼就看到了門口的紅色高跟鞋,地上是散亂的外套,內衣,還是紅色蕾絲款的。

“嗯嗯……不要……不要啦”

“不要?你個小妖精!嘴上說不要,身體一點不誠實……”

白一寧扶額,看一眼門口,她冇走錯,這是她租的房子!地上還有一雙男士的鞋,她也冇認錯,是她男友越少彬的!

她去外地參加課外活動一個月,提前回來了。

原本是要給越少彬一個驚喜的。

推開虛掩的房門,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兩人,你儂我儂的合二為一了,姿勢還是高難度的!

她進來,兩人都冇發現。

白一寧胸口一團怒火,手裡還拿著從外地帶回來的紀念品,一瓶紅酒,是準備帶給越少彬父親的!

她進來半天了,兩人都冇發現。

越少彬嘴裡不停冒出汙言穢語。他們認識那麼多年了,中學就在一起,她一直覺得越少彬溫文爾雅。

此刻,簡直不敢相信床上的浪貨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

“啪啦”

白一寧上前拿著那瓶紅酒,直接對著越少彬的後腦砸了過去。

紅色的液體從他腦後流了下來。

“啊!!他媽誰啊!!”越少彬幾乎一下子跳了起來。

光Luo的身體就對著眼前的白一寧。

看著白一寧,眼睛從暴躁到震驚又到羞惱,緊接著還是暴躁還帶著羞愧。

“一寧!你!你……不是後天纔回來!”越少彬幾乎結巴了。

“真不好意思,可把你嚇壞了。”白一寧努力忍著怒火,狠狠把眼淚往肚子裡吞。

“你聽我解釋!我……聽我解釋!”越少彬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解釋!我聽著呢!來!解釋!”白一寧拿著打剩下的破瓶子指著越少彬。

“你先把瓶子放下!剛砸的我好疼!”越少彬小心地想把她的瓶子挪開。

“有什麼好解釋!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樣!我要是你呀,早就害臊地跑出去了,還能站在著好好說話!臉皮可真厚!”說話的還是床上的女人,被突然打斷了,她很是不爽,挺胸對著白一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