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允安學長說未婚夫腎不好啊!再聽沈阿姨說未婚夫從來冇碰過女人!白一寧在心裡合計著,很可能他是中看不中用的!不然他那麼優秀的一個男人,身邊那麼多女人貼過來,他怎麼可能一口都不吃!

就拿白星楚來說吧,他對白星楚半點心思都冇有?這可真不信!白星楚那麼漂亮又成天跟著他跑,還是他的救命恩人,換成她是個男的,都是分分鐘把白星楚給辦了的!

想到這裡,白一寧心裡很是同情了。

正準備憐憫地安慰幾句。

“明拓哥!”不遠處白星楚站在那,眼底帶著心碎,臉上是尷尬又失落。

白星楚是早就到了,她看著霍明拓輔導她作業,又看著她坐在明拓的腿上,嫉妒蔓延了整顆心。

白一寧一看到她就跳起來了,跟捉姦在床似的整了整衣服。

“一寧,聽說你身體不好在家調養,我就過來看看你呢!身體好些了嗎?”白星楚走上來,笑著問。

“你聽誰說了,我身體好著呢!”白一寧對白星楚是心裡有芥蒂的。

她就不信上次照片事件和她是沒關係的。

“昨天晚上我聽明拓哥說的!”白星楚說。

原來未婚夫昨天去找白星楚了,還說跟爸爸吃飯呢!可真會撒謊!難怪夜不歸宿了!

霍明拓起身跟白一寧說:“你把剩下的作業都做完,這裡風大,回房間去做。”

他順手幫她整理了課本交給她。

白一寧哦了一聲抱過課本。

白星楚站在一旁全都看在眼裡,手緊緊捏成拳,麵上卻努力維持著表情。

“明拓哥,能陪我去湖邊走走嗎?”白星楚見霍明拓走過來問。

“可以。”

“謝謝明拓哥!”白星楚上前就抱住他的手臂。

“跟我說什麼謝。”霍明拓寵溺地說。

白星楚貼著霍明拓走開,回頭看白一寧。

白一寧盯著他們走開,臉上很直白地表現出不爽。

白星楚眸底掠過什麼,她看到了白一寧的不爽!白一寧不是喜歡她那個前任嗎!難道這麼快對明拓動了心思?

也對!明拓這樣的家世和地位擺在這裡,白一寧和他又是朝夕相處,不動心思纔怪了!

白一寧哪還有什麼心思寫作業。

跑回自己的房間,站在陽台就能看見白星楚和霍明拓漫步在湖邊。

霍明拓俯身在喂鱷魚,白星楚看上去很怕,卻笑盈盈地站在旁邊。

一隻鱷魚飛撲過來,白星楚嚇得退後了幾步差點摔倒,霍明拓伸手抱住她的腰,嘴上肯定安慰著:“彆怕。”

白一寧站在陽台拿著書本,作勢在看書。

白星楚早就看到白一寧了,更加緊地貼到霍明拓身邊,恨不得都黏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