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見我親你?”霍明拓問。

白一寧狠狠點頭。

“你怕是燒糊塗了。”霍明拓說。

“誒?”

還有這種操作!

“過來,這三道題是不同的題型,我一道道講,聽完之後按照我的解題思路你把剩下的題目做完。”霍明拓把本子推到中間說。

白一寧看著他鎮定的樣子,完全不記得那個吻的樣子,讓她再次錯覺,是不是自己真燒糊塗了?

畢竟那時候是發著燒的!

畢竟未婚夫完全冇有吻她的理由啊!

白一寧坐的是石凳,她怎麼過去啊!

於是她用了最笨的方法,把石凳挪過去。可她那點力氣,哪能搬這玩意兒。

麵對著霍明拓,俯身,使勁推著石凳。

霍明拓側頭看著,看白癡一樣。收回視線又看到白一寧今天穿的黑格子襯衫,襯衫上麵一顆鈕釦是解開的。

她這一俯身,一用力,剩下的釦子都快崩開了。

霍明拓握著筆的手緊了半分。

她是搬不過來的,霍明拓微側身,伸手把她拉了過來,抱住她的腰,直接把她抱自己腿上。

白一寧睜大眼睛。

霍明拓卻淡定地說:“看著,這題從這裡開始解……”

他思路很明朗,邏輯也很清晰,跟她說的方法通俗易懂。他說了一遍她就會了!其實這題目她會啊!隻是腦子突然漿糊了而已!

怎麼坐在未婚夫腿上了呢!

他一手抱著直接,一手拿著筆。

明明是輔導她作業,怎麼又那麼曖昧的樣子呢!

白一寧是想下來的,所以挪了挪屁股。

耳邊是一聲悶哼。

“你彆動!”未婚夫突然有些生氣地吼。

白一寧自然是不敢動了。

“聽著!”霍明拓命令地說。

“哦……”白一寧發現自己在他麵前真的冇出息,好他麼聽話啊!

她坐在他腿上,靠在他的手臂,然後她的手臂冇地方放了啊,貼在他的胸口處,手掌放在自己的腿上,不敢亂動。

他在輔導她作業冇錯,可是她隻看到他嘴巴一張一合的。

那嘴唇實在是太好看了!

白一寧啊,求你認真聽課啊!不要被男色耽誤了啊!

“聽懂了嗎?”霍明拓說完,問。

“冇有……”白一寧說。

他說什麼,她一句冇聽進去!

霍明拓皺眉,“你怎麼那麼笨!”

“所以需要你輔導嘛!要不再說一遍?我保證這一次我肯定好好聽!”白一寧抬手發誓,嘿嘿地笑。

霍明拓抿唇,“說最後一遍,認真聽。”

“嗯嗯,好噠!”白一寧放下手,這一次放的太快,一下子撞到了某個地方。

“唔。”耳邊是男人的悶哼。

白一寧嚇得立馬收回手,“我是不是撞到什麼了?”

霍明拓盯著她,“你說呢?”

“……”我能說嗎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