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眼角跳了一拍。

霍明拓去關門,沈沐走出門了又回頭,指著手裡的照片,嘿嘿笑著,“真不要嗎?給你娶回來當老婆!不過你都有過三個未婚妻了,我就怕人家嫌棄!”

霍明拓:“……”

沈沐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關上門。

霍明拓這裡拿不到任何資訊,沈沐想起來了。

跑去嚴鉦房裡敲門。

“夫人!”嚴鉦立馬躬身,“這麼晚了有事嗎?”

“才八點鐘啊!你們這是什麼作息!是年輕人嗎!”

嚴鉦:“……”

“問你!她的資訊有多少!”沈沐指著手裡的照片。

“回夫人!這是白一寧,墨城學院學生!計算機係的係花!”

“家世呢?”

“白家大小姐!不過她……”

“不錯不錯!”沈沐聽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很是高興,“年齡匹配,花季!家世也可以!”

沈沐自己很開心地走了,嚴鉦完全莫名其妙,夫人怎麼也問那個女孩的資訊!

真是奇怪了!

-----------

沈沐今天起的很早,好像今天終於找到了事情可以做,一起來就出門了。

直接讓司機把車開到了墨城學院門口去。

墨大一直是霍家讚助的,所以墨大的校長她熟的很,直接找校長問人也忒明顯了點,自己找吧!

“一寧!等等我!”

門口白一寧騎著自行車來上課,身後一輛保姆車停下,是簡清若從車上下來。

拉住白一寧的自行車,“我快遲到了,送我一程!”

“你有豪車不坐,你坐我的自行車!”白一寧很是鄙視。

簡清若嘿嘿笑,“哎呀!上早課人多,車子開不進去!還是你的破自行車管用!隻有五分鐘了!你快點快點!”

“不要歧視我的小白!我小白跟了我很多年了!”白一寧哼哼。

白一寧指的是她的自行車。

簡清若坐在她自行車後座,抱著她的腰,“那是,怎麼敢歧視!還是小白踏實!一寧的背最牢固!”

簡清若說著臉貼上她的腰。

“簡清若!你噁心死我了!”白一寧吼。

簡清若咯咯咯笑。

沈沐眼前一亮,冇想到白一寧本尊比照片好看那麼多!臉白白淨淨的,一點妝都冇有!人家出門都要化個淡妝,這丫頭居然如此自信!半點不施粉黛!

突然有人跑出來撞了沈沐一下,沈沐一個踉蹌,手裡的香奈兒提包就跑出來的搶走了。

“搶劫!!有人搶劫!!”沈沐激動地大叫。

一個蒙著半張臉的穿著一身黑的男子搶了包就跑。

“快來人那!搶劫啦!”

白一寧剛好看到了,立馬調轉車頭。

“白一寧!我上課要遲到啦!這麼多人呢輪不到咱們!”簡清若見她要幫忙,鬱悶地喊。

“你快跳下去!”

簡清若隻好跳下去了,簡直鬱悶死了!遲到可是要扣學分的!

白一寧車子騎的很快,一瞬間橫在劫匪麵前,一腳踹了過去,把人給踹倒在地,抓了他手裡的包。

“大庭廣眾也敢搶劫!厲害了你!”白一寧抓過包還砸在劫匪腦袋上。

那劫匪抱著腦袋嗷嗷叫了幾聲,“你怎麼還打人你!”

“搶劫還有理了!打你!就打你!不打你打誰!”白一寧拿著包使勁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