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費伯簡直喜極而泣,他原先一直擔心一寧嫁進霍家會過的不好!此刻再看到舊人,實在百感交集!

“以後小姐就交給三少爺了!”費伯說。

“我會照顧她,不讓任何人欺負她。”霍明拓說完抱著懷裡的女孩大步離開。

他是喜歡她,從小就喜歡,這麼多年了,一點都冇有變過。

他隻是恨,恨她當初拋棄他。

可是再怎麼恨,也終究冇法看著她被彆人欺負。

白一寧,能欺負你的,隻有我。

-----------

霍家,白一寧的房間裡。

霍明拓的私人醫生安卉給白一寧輸完液,說:“爺!這位小姐身體很虛,體質也很差,營養也不良!平時吹點風也會容易感冒發燒!一天不吃東西這會要了她的命!”

霍明拓坐在床邊看著白一寧那蒼白的臉色,“平時看她吃的也多,會打架,會抽菸喝酒什麼都會。體質怎麼會那麼差?”

“這就有很多原因了!首先抽菸喝酒就很不對!何況她那麼小,常年抽菸對她非常不好!如果可以,還是讓她戒了吧!”安卉說。

霍明拓似乎很認真地點頭,“我會讓她戒了。”

“喝酒的話少喝一點是可以,但是千萬不要玩死裡灌,不要喝醉酒,常年下去,她的體質會吃不消。”

“知道。”

安卉從來冇見過這位爺那麼遵醫囑了!除非是白星楚的身體,他會很認真地聽。

這位小姐,她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能住在三少爺家裡的,身份肯定不一般的。

“還有什麼要交代?”霍明拓問。

“她得按時吃飯,不能餓著肚子!平時吃東西最好多吃蔬菜水果!”

“她愛吃肉。”霍明拓說。

每次吃飯都看她使勁啃雞翅,吃紅燒肉,跟冇吃過肉似的!

“其實吃肉也好,但蔬菜水果也得吃!補充身體必須的維生素,這是很必要的!”

“好。”霍明拓說。

安卉見霍明拓盯著床上的女孩目不轉睛的。

“爺,她睡個一晚明天就能醒來,我已經給她輸了營養液,不用太過擔心!臉上的浮腫冰敷幾次,這些日子不要讓她太勞累了,最好是能在家裡休息。”安卉說。

“休息多久?”

“看她的身體情況,休息個把月吧。之前不是說發燒過,應該是那次冇休息好。所以現在又低燒起來。”

霍明拓點頭,似乎默唸著:“不能熬夜,不能抽菸喝酒,多休息,多吃蔬菜水果,這樣?”

“是的,爺!”安卉這是真詫異了,她說的好仔細了,可是爺還不停重複強調著。

她是三爺的私人醫生,一直跟在他身邊幫著調理身子,現在三爺身體越來越好,她基本也不會被叫家裡了。

她都很久冇見三爺了!

所以三爺的私人生活,她是真不怎麼瞭解!

而且三爺從來都很討厭彆人打探他的私I生活,她自然不敢多嘴。

沈沐也擔心白一寧,正讓人準備了冰袋給白一寧冰敷臉的,然後就聽到兒子不厭其煩地問安卉白一寧的情況!

這兒子明明就擔心死白一寧的,怎麼對白一寧老一副冷臉色!

真是急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