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星楚來的時候路上都好開心,反正無論何時見到明拓她都特彆開心!

“明拓哥!”一到家,白星楚就跑到霍明拓麵前。

霍明拓點頭,“跟我來書房一趟。”

白星楚見霍明拓嚴肅的樣子,心裡咯噔了一下。乖乖跟著霍明拓進去。

白一寧吃的慢,還端著碗在吃雞翅。

沈沐不停地給她碗裡夾菜,白一寧吃著飯,眼睛又盯著霍明拓書房的方向。

不就是問病毒的事,乾嘛還神神秘秘地躲進書房呢!

沈沐噗嗤地笑,“一寧你安心吃飯吧!他們想做點啥,也不至於進書房!”

“書房纔有可能啊!阿姨現在都講情趣了!”白一寧立馬說。

沈沐簡直快捂著肚子笑死,“你放心吧!明拓要是想對星楚乾點什麼,早乾了!不會等到你來看的!明拓可從冇有過其他女人,他很乾淨的呢!”

白一寧還真不信啊!沈沐的意思,霍明拓還是個處男?

怎麼可能!霍三爺!身邊多少女人想貼上來!她就不信冇一些女人會下點什麼藥使點奇怪的手段爬他的床!

沈沐見白一寧一副不信的樣子,“你是她第一個女人,你彆不信呢!”

“咳咳咳……”白一寧簡直給嗆住。

阿姨,我跟明拓未婚夫可是什麼都冇發生的好嗎!第一天訂婚的時候她喝醉酒住一塊了,但是他們的關係依舊是非常非常純潔!

親個嘴都冇有的事啊!

“一寧!”沈沐很是和藹地握住她的手,“明拓是個負責任的男人!他是肯定會負責的!你這點不要擔心!”

“……”她現在隻想回家拿聘金,然後成功退婚,然後成功滾蛋!

-------

書房內。

霍明拓盯著白星楚,眸光帶著質疑,“白一寧在學校發照片的事,你應該清楚。”

白星楚心裡咯噔,“明拓哥,怎麼突然問這個了?”

霍明拓把蘇黎夜的手機給白星楚,“這手機認識嗎?”

“這是誰的手機?”

“手機不認識,Ke

製作的病毒你應該認識。這病毒出現在這部手機裡。是有人植入進去。ke

不會輕易做病毒,但你要開口,他會答應。這病毒,你有冇有讓他做。”霍明拓問。

白星楚心裡簡直噗噗直跳,多年的演技卻讓她非常冷靜。

哪怕霍明拓執意的目光盯著。

她都站的筆直。

“明拓哥,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懷疑我什麼嗎?”白星楚快哭了,身子好搖搖欲墜。

霍明拓擰眉,“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希望你配合白一寧查出這發照片的人。”

“我跟一寧從小就要好,雖然她現在不記得我!可是我一直都感恩於她!我的姓,我的生日,都是一寧給我的!小時候孤兒院裡,我不過是個無名小輩,如果不是一寧,我和她也不會被稱為雙白。那時候大家都羨慕一寧想跟她做朋友,我有幸成了她的好朋友,我是特彆感激的!難道一寧還要懷疑我嗎?”白星楚傷心地問。

“她冇懷疑你,隻是希望知道真相。跟我說實話,星楚。”霍明拓的聲音柔和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