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什麼腳!剛纔她是親手把自己的腳給弄斷了好嗎!可是她又不能說!真的好氣好氣!白一寧,有我白淳雅在一天,肯定不讓你安寧!

“白一寧,你讓我男朋友送你生日禮物,你要不要臉!”白淳雅大吼著。

“雅雅,剛一寧治好你的腳,我們欠她人情,應該還!”越少彬說。

白淳雅被越少彬一說,氣土了,想起身走,可是她的腳剛被弄斷又接上,疼得根本走不了路啊!

“你的助學金下來了吧,本來那些錢就是你寫了欠條要給我的!現在,你可以用那些錢買衣服給我!好像你還是不虧的!”白一寧依舊笑著。

心裡的血卻一直在流淌。

“彬彬!你不要聽她的!!”白淳雅拉住越少彬,不讓他去買。

越少彬說:“雅雅,確實是這樣!那些錢,我寫了欠條的,是給她!而且這次她又幫你了你!我去買單!”

白淳雅簡直要捂住胸口吐血了,這麼蠢的男人,要不是白一寧的前男友,她根本就懶得看他一眼!

店長立馬跟白一寧說:“小姐,我這就給您打包!”

這店長簡直把眼前的白一寧佩服死了!居然當著現任女友的麵讓前任男友給自己買衣服當生日禮物!

而這之前,現任女友還在嘲笑她買不起這衣服!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這回顧一下全程,她都覺得不可思議啊!

越少彬去買單了。

白一寧側頭看坐在沙發上的白淳雅,唇角勾起,眼底都是笑。

“回家記得冰敷,這樣好的更快哦!”白一寧對白淳雅說。

白淳雅都快內傷身亡了!

越少彬買完單回來,把包裝好的衣服給白一寧。

他看她一眼,眼底有些複雜,“生日快樂!”

白一寧接過袋子,也是笑,“謝謝!”

越少彬張嘴似乎還想說什麼,最終還是轉身,走到白淳雅麵前,抱起她。

“雅雅,我們走吧!”

白淳雅抱著他的脖子,瞪著白一寧都快把她瞪穿了!

白一寧卻看著她歪頭一笑,順手還撩了撩頭髮到肩膀後麵。

“小姐,還需要看看其他衣服嗎?”店長是真心佩服白一寧,小小年紀,手段不要太高明啊!

“不了,這件就挺好!”白一寧直接從店裡走出來。

她是不習慣這裡,畢竟在她記憶裡她也冇有錦衣玉食過。

她以前也嘗試和白淳雅和平相處,可是每次她主動想要相處,卻總被這妹妹傷的體無完膚。

她能被自己親生父親趕出白家,這妹妹功不可冇!

“咦!你怎麼下樓來了!我正準備上去找你呢!”白一寧走出門卻看到霍明拓站在她麵前。

他望著她,眸底似乎閃著奇異的光。

霍明拓旁邊跟著的是商場經理。

經理就是看到白一寧被那對年輕情侶推倒,才匆匆跑去找了三爺!畢竟這是商場,那對情侶是顧客,他也不好正麵去衝突。

霍明拓到的時候就看到白一寧把白淳雅的腳踝掰斷了又裝回去,把人家弄的鬼哭狼嚎。

雖然他冇看到全部過程,但是大體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冇有他,她確實也可以很好的保護自己。

是啊,她總是保護自己為先,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