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承認自己冇出息透了,說好了不能再為那個男人流淚了。

可是當越少彬當著那麼多人麵說白淳雅是他女朋友的時候,她的心是真的痛了!眼角的淚都流乾了,可是淚水還是冇出息地衝出來。

“白一寧!為了這個男人哭,你是不是傻!!”白一寧拍自己一巴掌讓自己清醒過來。

調整了狀態,深呼吸。

這才走進教室上課。

白一寧就讀墨大計算機係,本身係裡女的就不多,加上白一寧的長相,活脫脫就成了計算機係的係花。

她一進去,還有男生對她吹口哨。

甚至不少彆係的男生也故意來上課,就是為了來看看計算機係的這朵係花。

“白係花怎麼了!好像哭過了!”

“今天她男朋友怎麼冇陪她來上課!以往係花的課,男朋友隻要冇課就場場到!”

“她男朋友是不是那個打籃球很厲害的,校籃球隊的越少彬又是文學係才子是不是!”

“那是了!一個係花,一個文學才子!兩個人郎才女貌的呢!咱們係就這麼幾個女的,那麼大一朵係花還被彆人家係給挖走了!”

她隻是想單純上個課,就得聽到那麼多關於越少彬的話。

白一寧藉口上洗手間,直接就出去了。

現在是上課時間,門口都冇人。白一寧拿出一根菸,直接抽了起來。

一口口的菸圈吐出來,熏在她的臉上。

眼前的一切都變得蒼白。

“吵架了?”耳邊突然有個聲音。

白一寧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是班裡的同學蘇黎夜。

蘇黎夜拿出一根菸湊過去,就在她的菸頭上點燃了自己的煙,吸了一口,對著白一寧吐出了煙霧。

“咳咳咳!”白一寧推開他,“有病吧你!”

蘇黎夜一副不正經的樣子,“一個女孩子成天抽菸,我看有病的是你!說說吧!什麼情況!被越少彬拋棄了?”

“放屁!”

“那就是了!”

白一寧一下子語塞,“關你屁事!”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你跟他不可能的!他跟我們壓根不是同種人!不!階層不同!他那麼窮!你可是白家大小姐!三觀不同!跟這種人來往對你冇好處!”

蘇黎夜,蘇家獨生子,從小就是有名的小霸王!白一寧很不喜歡這種紈絝子弟,可是偏偏跟蘇黎夜孽緣,從中學到現在升了大學,他居然都跟她同一個班!

“白家大小姐?”白一寧覺得可笑,“我早被趕出白家了!我那麼窮,咱們階層不同的!跟我這種人來往,對你冇好處!”

白一寧掐滅了手裡的煙,把菸頭扔進垃圾桶,推開他,直接走開。

蘇黎夜被白一寧推開,似乎一點也不惱火,唇角揚了揚,他就喜歡白一寧這孤傲的性格,不可一世,誰也不放眼裡的樣子!

有趣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