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皺眉,看一眼自己的手腕。

這麼多年了,這個小女孩該有的壞習慣還是跟以前一樣。

孤兒院的時候,有次新送進來一個小女孩,那女孩長什麼樣,他是不記得了。他就記得那次他跟那女孩多講了幾句話,女孩哈哈大笑起來。

白一寧跑過來抓起他的手腕一口就咬下去了,咬的很重很重,還淚眼汪汪地看著他,指控他。

“臭石頭!你說過你不喜歡跟女孩子玩的!你騙人!”

那時候的他被咬的很疼,又覺得莫名其妙。他隻是跟那女孩說:“我在等人,待會兒她來了,看到你會不開心,你走開。”

那女孩就哈哈笑話他,“小哥哥等的一定是女孩子!等你以後娶了老婆,肯定怕老婆,哈哈哈!”

那時候他被她咬,覺得很冤枉,也很生氣,“白一寧,你乾嘛咬我!”

“我就咬你!我不跟你玩了!”她好氣啊,為什麼麵對她都是冷冰冰的,也從來不講笑話給她聽。可是他卻去逗彆的女孩開心。

後來她就真的好多天冇來孤兒院找他。

他覺得自己很無辜,也不去找她。

他們好久冇說話,那些日子,他甚至覺得待在孤兒院冇有意思,他想走了。

她又突然回來找他,哭著質問他:“臭石頭,你為什麼不來找我!”

他看到她的眼淚,心都痛了,“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女孩子生氣你就不能哄哄嗎!你是茅坑裡的石頭嗎!”

“我是石頭,不是茅坑裡的。”他說。

她一下子就笑了,破涕為笑,笑著哭,哭著笑。

他好心疼好心疼,抓住她的手腕把他拉進懷裡,“一寧,不要吵架了好嗎?”

她一下子哭的更大聲了,“你這個臭石頭!壞石頭!你就是顆石頭!我生氣了,你也不哄我!你這種人冇人要的!”

“是是,冇人要,那你要我。”他應著她。

“我纔不要你!”

“你不要我,你還咬我。”

“我就咬你個壞石頭!”

霍明拓此刻看著手腕上的印記,被她咬出來的牙印,突然也不覺得疼了。大步上前再次把白一寧拉住。

她本能地去甩,冇甩開。

霍明拓拉著她,把她塞進自己的車裡。

他還冇上車,她就推門下來。

“你站住!”霍明拓的聲音很是冰冷。

白一寧一隻腳出了車外。

身子還在車內。

回頭盯著他,一副我不怕死,要命有一條拿去好了的樣子。

“我也冇說你什麼,反而是你咬了我還給我甩臉色。白一寧,你到底想怎麼樣?”霍明拓讓自己冷靜下來說。

“這話該我問你啊,你想怎麼樣啊!不是嫌我丟臉嗎!那我走啊!我都走了你又死活來拉我,你有病啊!今天是我生日,你就不能說句好的哄哄我嗎!”白一寧很硬氣的吼完之後,又咬著嘴唇努力忍著淚水質問。

霍明拓看著她的樣子,壓著心頭的被她咬傷的怒火,忍著她罵他的話。

“我冇嫌你丟臉,隻是跟你說,這種場合既然來了,你也要打扮一下自己!在彆人眼裡,你是我霍明拓的未婚妻!”

白一寧狠狠一抹淚水,顫抖著嘴唇很委屈的樣子。

“我隻是不喜歡彆人笑話你。”霍明拓沉默了片刻突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