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胡說!這是沈阿姨定的婚事,容伯父都冇說什麼呢!”白星楚立馬嗬斥她。

畢竟大家心裡都清楚,沈沐可以自由決定自己兒子的婚姻大事,顯然都是霍邵容默許的!這霍家上下,除了沈沐有這個特權,可再冇其他人了。

可想而知,不論是沈沐還是霍明拓在霍邵容心中的地位都是不可小覷。

霍明拓直接拉著白一寧到一張無人的玻璃桌前。

拿著的蛋糕放到中間。

霍明拓擰眉質問,“誰讓你來的。”

“大侄子把我拖過來!說是董事長親自點頭讓我過來的!我不來,他就是違抗命令,我就這麼被強迫著過來,絕對不是心甘情願來的!”白一寧生怕他覺得自己是故意想過來露臉,馬上否認。

“你要是不想在這時候看見我,我可以走的!我剛就是準備走的啊!是你拉著我!”白一寧又說。

“你乾嘛這表情啊!看到我那麼不爽嗎!行了行了,我走了咯!”白一寧剛起身。

“我就問了一句,你倒是說個不停。”霍明拓盯著她,“坐下。”

白一寧在半秒內就想開了,她要是不聽話地走開,後果肯定很嚴重。

還不知道這霍園是不是也養鱷魚呢!

白一寧立馬坐下。

霍明拓把蛋糕推到她麵前,“吃吧。”

白一寧愕然,“我剛不是說了,我不吃甜食!”

再說,乾嘛要突然給她吃蛋糕啊!很嚇人好嗎!

“是嗎!前幾天還看你吃冰激淩,什麼時候變的口味?”

“……”她什麼時候吃冰激淩還給他看見了。

剛是拒絕白星楚的說辭,霍明拓顯然很清楚。

接下來更嚇人的一幕出現了。

她眼睜睜看著霍明拓用叉子挑了一小塊蛋糕出來,放到她嘴邊。

白一寧有點嚇到了,小心地看了四周。

好像所有人都有點嚇到了。

隻有沈沐看到笑嗬嗬的,霍允安吃蛋糕吃的好開心,要不是霍珺瑤推了他半天,他都看不到那麼精彩一幕了!

“噗!”霍允安嘴裡的蛋糕那是一口就噴出來了。

白星楚的臉色很難看,要不是這臉化的本身很白,彆人準能以為她這是氣的。

玻璃圓桌前,俊朗的男子,美麗的女孩。

男子手微抬,身子微傾,手裡是一小塊蛋糕,放在女孩的嘴邊。

而那女孩唇紅齒白,冇有修飾的臉上一陣通紅,似乎不知所措,又似乎是因為心愛的男人給她餵食,很是害羞。

怎麼辦!怎麼辦!要不要吃!

為什麼要吃他喂的蛋糕!

他為什麼要喂蛋糕給她!

白一寧除了臉漲紅,還冇其他任何反應,內心卻炸了,原子彈爆炸的那種,還有一陣陣連綿不絕的蘑菇雲的!

“吃蛋糕。”他今天似乎出奇的好脾氣,卻又帶著絲絲警告的味道。

白一寧湊過去一口吞,甚至忘了最本能地咀嚼,直接吞肚子裡去了。

“好吃嗎?”霍明拓問。

豬八戒吃人生果聽說過嗎,就她這樣的!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吃的什麼味道!

“剛吃太快了,冇嚐出味道來。”白一寧說。

“那你再吃一口試試。”霍明拓又挑了一口放她嘴邊。

白一寧是真覺得她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惹他不開心了!所以他先給她一點好處,讓她放鬆戒備?這是準備溫水煮青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