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眼睛已經很紅,卻努力忍著淚水,此刻被嚴鉦那麼一吼,她簡直差點要哭了。

“喊什麼。”霍明拓反而冷冷地指責嚴鉦。

嚴鉦楞了好一會兒,反應過來,“三爺她!”

她撞了您啊她!

“抱歉!”白一寧不是不講道理亂髮脾氣的人,自己撞了人,當然會道歉。

不過這男人的聲音,她倒是很意外,是意外的好聽帶著磁性又帶著冷酷。

霍明拓見她的樣子,眉頭擰了擰。

“你彆走啊!你撞到我們爺了!”嚴鉦見主子皺眉攔住白一寧。

白一寧這下是火了,“我是人,他是人,我撞了他不會死人的!我也疼的!我不是道歉了嗎!”

“你這小姑娘怎麼說話的!你跟我們三爺能比嗎!你知道我們三爺是誰嗎!”

“我不知道!起開!一個個都什麼人啊!”白一寧火冒三丈,推開嚴鉦,從霍明拓身邊走過。

“你這個不知好歹的!撞了貴人你還不知道了你!”嚴鉦要去把白一寧抓回來。

纔剛上前就撞到了霍明拓伸過來的手臂。

“三爺!”嚴鉦幾乎馬上立正躬身。

“你撞到我。”霍明拓漫不經心又帶著嗜血的冷漠。

嚴鉦整個人雷劈了,這,這讓他怎麼辦!

“三爺……剛纔是您伸手擋,擋……”擋到他的啊!他是去追那個無禮傲慢的小丫頭的!

“嗯?”

“我撞到您了!”嚴鉦隻能認栽。

“三個月薪水。”霍明拓給他的懲罰。

“是!謝謝三爺!”這是要扣三個月的薪水!

怎麼感覺自己被主子碰瓷了!嗚嗚嗚……

他做錯什麼了!怎麼感覺從昨晚開始,他就一直摸不清主子在想什麼!

霍明拓一上車,白星楚就湊過來八卦。

“明拓哥,你看到了嗎!那個女的和另外一個女人在搶那個男人!真的是……太不要臉了!抽菸喝酒隨便和男人開房!簡清若的粉絲人品真的好差!簡直跟簡清若一樣!”白星楚看著白一寧生氣地跑出來,簡直不要太幸災樂禍。

其實白星楚就是跟霍明拓找話題,知道霍明拓對這些外人根本冇興趣,也冇想過他會回答。

“是嗎。”霍明拓低頭看早間新聞。

白星楚卻好高興,就知道,隻有她可以這樣和霍家如此愉悅輕鬆地聊天!

“可不是嗎!那男人還長的還眉清目秀的!難怪兩個女的要搶!不過,誰都冇有我明拓哥好看!在我眼裡,你是這個世界最好看的男人!哦,不是!是全宇宙!”白星楚看著霍明拓滿滿都是景仰。

霍明拓看著手裡的平板,目不斜視,抬手摸了摸她的發頂。

嚴鉦坐在駕駛室,看到反光鏡後麵的三爺和星楚小姐,心裡忍不住握拳,三爺和星楚小姐青梅竹馬,真是太相配了!

星楚小姐可是從小勇氣可嘉,在三爺危難時刻捐了一個腎給三爺!衝這一點,他嚴鉦就佩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