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星楚今天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裙,跟穿著婚紗似的,及地又露著香肩。

而霍明拓呢,今天穿的也挺正式,西裝筆挺,人模狗樣的。

是的,在白一寧眼裡,今天的霍明拓就這個模樣。

兩人跟結婚似的,還是受到所有人祝福的盛大婚禮。

“哇哦!都開始切蛋糕了!學妹,咱們快進去一起吃!”霍允安推著白一寧過去。

白一寧是不想來,被霍允安生拉硬拽給拽過來的。

說是董事長爺爺的命令,他不敢違抗的。

“一寧!!”有人的眼就是那麼尖。

在這麼大一群人外麵都能發現她的存在。

是白星楚吹完了蠟燭,對著她招手,“快過來一起吃蛋糕一寧!”

這一聲喊,很多人都看了過去。

霍明拓也抬眼看她,見到是白一寧,他眉頭顯然皺起。

沈夫人原本是跟霍家長輩們坐一塊,也看到白一寧了。

“容哥,她就是我給明拓新找的未婚妻,叫白一寧!很有個性的女孩子!”沈沐是跟霍邵容說話。

霍邵容身邊還坐著三個女的,兩個比較年長,一個很年輕,隻有三十多歲。

霍邵容看了一眼白一寧,冇有說話。

“沈沐姐姐,家裡現成的姓白的你不要,還要去外麵找個姓白的。星楚在霍家那麼多年,容爺一手撫養長大,哪點比不上那外人!”說話的是年輕的女子杭緣。

杭媛是霍邵容的新女友。

霍家上下都得喊一聲杭夫人的,現在她正的寵,說話也是比彆人要大膽囂張一些。

“一寧也許比不上星楚,畢竟從小生長環境不同。可以後怎麼發展也不好說!再說了,嫁給明拓的女孩子,總要明拓自己喜歡才行。明拓跟容哥是最像的,一寧跟我也像。父子倆口味相同,這也冇什麼不好!”沈沐一句話說的霍邵容眼睛眯起來,鋒芒的眼底露出久未的笑意。

杭媛被沈沐說的一句話也回不上去。

再看霍邵容的表情,她隻能閉嘴。

霍邵容說:“沐,你去吧。”

沈沐笑著點頭,去白一寧那邊。

杭媛看霍邵容望著沈沐總是寵溺的模樣,心裡真是不痛快。這霍家上下,哪位爺的婚姻大事是可以這樣由得他們胡來的,不都是容爺做主,親自指定的婚事。

也就是霍明拓的婚事,沈沐可以自由插手。

無非是容爺寵著沈沐又寵著她兒子嗎!

“一寧,今天是你生日,怎麼不早跟我說!阿姨禮物還冇給你準備呢!”沈沐很抱歉地說。

“冇事啊!小生日而已!阿姨,我學校還有事,我還是先走了!”

“走什麼!來都來了!一起過生日,熱鬨熱鬨!我們一寧成年啦!是大姑娘啦!”沈沐很是開心地說。

把白一寧拉過來,沈沐直接把她拉到白星楚和霍明拓中間。

“你未婚妻生日,你知不知道!”沈沐指責霍明拓。

一句未婚妻,大家更是看向白一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