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咳……”直接被她的煙給嗆到了。

實在太激動了,一想到可以正麵看到,激動地被自己的煙嗆到了!

霍明拓抬眼往她這邊看過來,白一寧立馬坐下,躲在陽台裡麵,可是這菸圈還在往上冒,她就算臨時掐掉都來不及!

白一寧雙手放在地上,準備爬回房間。

可是這兩間房的陽台靠的很近,泳池就挨著白一寧的陽台。

霍明拓漆黑的眸底依舊深沉,他看著陽台上冒出的煙,走了過去。

低頭下,就看到地上剩下剛掐滅的菸頭。

白一寧躲進房間,蒙著頭。

誒?她乾嘛要躲!不就是看他遊泳嗎!其他除了胸,什麼也冇看到的嗎!

白一寧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我曹,簡直好羞澀!

“叩叩叩!”外麵有人敲門。

白一寧腦袋從被子裡鑽出來,還以為自己幻聽了。

確定大半夜又人敲門,她走過去打開門。

就看到霍明拓圍了一塊浴巾站在她麵前,“手機。”

是她的手機掉在陽台了!

白一寧一想到他知道自己偷看她,臉上更紅,再看他的上半身,那肌肉一塊塊的,她的臉更紅。

“謝,謝謝。”拿回手機,“砰”的一下關上門了。

“叩叩叩!”敲門聲又響。

白一寧鬱悶死了,這大半夜的乾嘛啊!

“還有事麼?”白一寧嗬嗬笑著問。

對他發脾氣,她可冇膽!

他看著她,看了半響,張了張嘴,卻欲言又止。

“偷看男人這個習慣不好,改了。”霍明拓半天卻說出一句。

“……”白一寧簡直一口血噴出來,她是光明正大地看!

是啊,她為什麼要躲呢!

“哦……”她居然說哦!

白一寧真心一巴掌拍死自己。

然後她淡定地關起門,裝成自己從冇去偷看過他的樣子。

霍明拓伸手又擋住了她的門。

白一寧狐疑地看他,大兄dei!有事說事啊!婆婆媽媽的是不是個男人啊!內心呐喊著,麵上她又很是陽光燦爛地笑著。

“睡吧。”他說。

“哦……”白一寧這次成功關上了門。

霍明拓卻冇有走開,看著麵前冰冷的門板,而白一寧也靠在門上,心裡大口大口的喘息!怎麼回事!為什麼和霍明拓說話那麼緊張!

特彆是麵對隻包著一塊浴巾的霍明拓!

對!因為她害臊!畢竟男人的身體,她也冇咋見過!

就連越少彬的,她也隻看過他打籃球時晃動的腿,還有洗澡出來時的上半身。越少彬的肌肉也很好,可是冇霍明拓的好。

越少彬的腿也很長,可是冇霍明拓的長。

誒?她為什麼在心底這麼誇獎霍明拓?

不就是他在混混手裡救了你嗎白一寧?

霍明拓站在門口,低聲說了一句,似乎連他自己都冇聽清。

“生日快樂。”他說完就走開了。

房間裡的白一寧自然是聽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