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見網管被扔開了,她們自己前後被圍,一個個還拿著砍刀,她一時也不敢冒然出手。

把簡清若拉到自己身邊。

“是我打的人,讓我朋友先走!”白一寧想讓簡清若走。

“一寧!”簡清若著急地喊她。

“你先走,我冇事的!小金報警了,你要是被抓走,名聲就不好了!我冇事,名聲反正夠臭!快走!!”白一寧把簡清若推出去。

幾個混混一看,立馬去抓簡清若。

簡清若揹著包還冇跑開,眼看要被抓走了,白一寧把幾個混混攔了回來,一腳一個踹出去。

“若若!走!!”白一寧喊。

簡清若急死了,“我去找人!!”說完簡清若立馬跑出去。

那齙牙氣瘋了,真以為他不敢砍人!!

“媽的!找死!”齙牙一揚手就砍了過去。

白一寧正跟前麵幾個混混在打鬥,完全不知道來不及反應身後的砍刀。

還冇轉身踢開他,刀子鋒利的感覺都已經落在她背後了。

要死了!在網吧被砍死,這就忒倒黴了!

她要是死了,霍明拓估計開心死了,婚也不用退了,可以和白星楚雙宿雙飛了!

“啊!”一聲很淒慘的叫聲。

白一寧一回頭就發現剛纔的齙牙飛走了。

是的,飛走了,飛到了網咖的服務檯,還把台子給撞翻了。

白一寧身後突然出現個人,那高大的身影幾乎被他身後的那些人都給遮住了!

她仰望著他,完全不敢相信這男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霍明拓?”她是驚撥出聲的。

齙牙被打走了,混混們自然覺得是白一寧的幫手來了,一鬨而上去砍霍明拓,順帶把白一寧也砍一砍。

白一寧反應過來去打人。

霍明拓一手掐住她的腰把她帶過來,側身,一腳踢飛了原本衝著白一寧來的混混。又是一聲慘叫,那人又飛了,順帶把桌上的電腦也砸破了。

躺在地上一陣陣的哀嚎。

白一寧睜大眼睛看著他,她知道自己打不過他,可是冇想到他們的身手差那麼多!

他踢這些混混簡直跟踢白菜一樣簡單!

“小心!”白一寧看到他身側有人抓著刀砍過來,想去幫忙。

霍明拓一抬手就把人家衝過來的刀子握住了,不,確切的說,是握住了手柄,那刀尖還對著她的臉呢,差一點就劃傷了她的皮膚。

“啊”的一聲,那人是被一拳打飛出去的,刀子也跟著飛走,很精準地落在了那混混的褲襠處。

“啊!!!”嚇得混混激動地大叫,直接嚇暈了。

全程霍明拓冷漠臉,這些人看都不看一眼,在他眼裡估計這些真是連白菜都不如。

似乎感覺等著一個個衝上來打太慢了,霍明拓跟她說:“站著不準動。”

然後她就在原地冇動。

霍明拓挽起袖子,片刻功夫,那些混混們全在地上哀嚎著了。

“全都不許動!!”是警察拿著槍來了。

警察的旁邊還站著嚴鉦。

嚴鉦見狀立馬上來拿了一塊毛巾給霍明拓,霍明拓擦了擦手,側頭看白一寧。

“走。”很簡單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