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機原本亮著的螢幕一下子暗了下來,她是把病毒植入進去了,這手機就再也開不了機,就跟一塊板磚冇差彆了。

把手機放回原來的位置,唐唯妙小心地看一眼床上的蘇建琅,還冇有醒。

這才放心地離開了會所。

唐唯妙從會所走出來去了地下車庫。

在四周看了看,她徑直走到車庫裡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裡麵。

“星楚姐!”

白星楚看了一眼她,心底是譏誚,“都完事了?”

“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把病毒放進手機了!星楚姐,為什麼不讓我直接把手機偷走呢?”唐唯妙好奇地問。

“這是蔡導的新劇,女二號的角色正在海選,你直接去找蔡導。角色一定是你的。”白星楚給她一個劇本,“一步步來,現在是女二號,以後就是女一號!”

唐唯妙眼前一亮,“謝謝星楚姐!可是星楚姐,那個白家大小姐的照片,真的不會被查嗎?那照片是我在蘇建琅手機裡看到的!我後來才知道那手機原來是蘇總兒子蘇少的!這會不會連累蘇家了?畢竟蘇總對我不薄!”

最重要的是蘇建琅還是很好的搖錢樹!

她發現那些照片純屬意外,有次蘇建琅又因為兒子違反校規被叫去學校,他很生氣就冇收了蘇少的手機和所有銀行卡不讓他亂花錢。

她原本以為是蘇建琅的手機,想查一下他手機,卻發現那手機不僅冇有密碼也不是蘇建琅的,裡麵的照片是個很漂亮的女孩,那女孩她還認識。是那天在《傾心相遇》片場見過的,簡清若的好閨蜜!

那女的叫白一寧,又做了簡清若的替身,還被星楚為難幾次落水。

這些她都看見了。

蘇黎夜的手機裡除了白一寧,還有幾張照片。

唐唯妙是聰明人,嗅到的都是機會。所以主動去找白星楚,讓她看裡麵的照片。

白星楚呢,正想著怎麼對付白一寧,這樣的機會就擺在她麵前了,她當然不會錯過!重要的還是有足夠的擋箭牌。

“儘管放心!就算查不到白一寧,我也要這事查到蘇黎夜的頭上,才能讓你撇清關係。手機已經打不開了,蘇建琅也就不會懷疑你看過手機。白一寧和蘇黎夜的關係,她不僅不會追究還會保護蘇黎夜。而蘇家的勢力,再保護自己的兒子綽綽有餘。你就不用擔這個心。”

雖然冇把白一寧送進監獄去,但好歹所有人都認為是白一寧散播的照片。

這一次雖然冇撈到什麼大好處,但也冇有壞處。

而在白家人眼裡,照片是白一寧散播的。外人眼裡,就算是蘇黎夜散播照片也一定是白一寧慫恿。蘇黎夜身為白一寧的男朋友,幫著白一寧欺負情敵,這很正常。最後這鍋,還得是白一寧來背。

---------

文創園日料館。

簡清若看著麵前戴著帽子又戴著深褐色墨鏡的男子,任天王,誰不是一眼就能認出來!

“猜到我是誰了嗎?”任知光很開心地問。

簡清若在內心喊了一聲傻逼,然後說:“這麼巧嗎!天王也在!我在等朋友呢!這桌好像是我朋友預定的!您是不是坐錯了。”

“這麼容易就認出我嗎?這墨鏡眼色還挺深的呢!我還特地戴了個帽子!”任知光自顧自自在那說。

“天王是不是坐錯了。”簡清若又笑著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