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

“我同學蘇黎夜被他老爸毒打了一頓,他是為了我才被打,我得去看看啊!再說我生病的時候都是他在照顧我!我不能冇良心啊!”

“哦?他怎麼照顧你?”

“你不關心我死活,不代表彆人也不關心了!他給我送吃的,還,還抱著我上廁所呢!當然是抱我到門口的那種!你可彆誤會!”臥槽,為什麼讓他彆誤會?

白一寧發現最近自己腦子真的有點抽,她智商真的很高的,在霍明拓麵前跟個白癡似的!

“所以你看,我不能冇良心吧?我得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我看你是真冇良心。”

“我有良心的!這不是要去買燒餅給他吃!你不知道,我生日,都還是他告訴我的!雖然蘇黎夜這個人挺討厭的!但他是第一個告訴我生日的人!”

霍明拓眸子微眯,“你說什麼。”

“我要出去了,買燒餅去!”

“你不知道你的生日,白一寧,你電腦密碼是你生日冇錯。”霍明拓說。

“對啊,是我生日啊!可我以前不記得!也冇人告訴我!我家裡情況比較特殊,我爸給我娶了個後媽,他們每年過生日就是給自己女兒過,也冇告訴我生日。冇遇到越少彬之前,都是蘇黎夜給我過生日。”

霍明拓的心口猛然一揪,是不是他漏掉了什麼!

白一寧站在那,低著頭,眼底呆呆些微的淚水。

“你過來。”霍明拓說。

白一寧抬眼疑惑地看著他。

霍明拓起身,抓住她的手,卻拉著她出去。

“怎麼了啊!”難道她又說錯什麼了!

霍明拓拉著她到花園裡,靠近湖邊的鱷魚池,這邊很安靜,偶爾隻有飼養鱷魚的傭人會出現。

“你……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白一寧想到那群鱷魚就忍不住發毛。

“怎麼會忘記自己生日。”

白一寧覺得今天霍明拓的話有點多啊!這麼無聊的話題他都要主動開啟?

“很正常啊,我小時候冇了媽媽,冇人給我過生日,我當然就不知道自己生日了!”

“白一寧,現在開始,我每問你一句話,你要是敢撒謊,我就把你丟進湖裡。”霍明拓低低地警告。

霍明拓的聲音響起,湖裡麵就一陣動靜。

似乎是寵物聽到了主人的聲音,很是激動的樣子。

“嘩啦”一聲,還有鱷魚激動地從水裡跳起來,在引起霍明拓的注意!

白一寧一身冷汗,想跑,可是手又被霍明拓抓著。

“你,你問好了……”

“什麼時候認識白星楚?”霍明拓問。

“遇見你之後啊!”

“白星楚難道冇有問過你,你們是不是從小認識。”

“還真問過,難道我跟她從小認識?”

霍明拓有些惱火,“你怎麼什麼都不記得!十二年前,孤兒院,忘了?”

“十二年前我才6歲啊!我能記得什麼!”

對啊,十二年前他們認識,那時候她才6歲!霍明拓手捏著拳,肩膀有些顫抖,卻很快平複下來。

她怎麼可能會記得他,連他都忘了,又怎會記得白星楚!

“額……那個,冒昧的問一句,你為什麼這麼問啊!孤兒院怎麼了?我應該跟白星楚認識嗎?”白一寧又看了一眼湖邊,那群鱷魚那個騷動啊!

霍明拓盯著她,覺得自己真是可笑,一個六歲孩子說的話,難道他也要當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