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星楚倒是一下子被噎住。

的確和她沒關係!彆人的事,明拓哥就更加不想理會!

她居然跟明拓說那麼無聊的話題,真是想打自己嘴巴!

不過白天看那女人,怎麼看著有點眼熟!昨晚她渾身濕透,濕漉漉的頭髮遮住了大半的臉,她倒是冇怎麼看清,就是記得她這一身衣服。

今天看,特彆眼熟的樣子!

白一寧退好了房,在越少彬臉上拍了幾巴掌,“還醒不醒!!”

還是冇醒。

真是想這麼扔在這算了!

可是越少彬就拉著她不放。

白一寧隻好拖著他起來。

抬眼又跟門口的霍明拓對上眼了。

“咯噔”一下,每一次,她對上他的視線都莫名的心跳漏拍了一下,那冰冷的寒光讓人四肢百骸都有些涼意。

她怕他乾嘛!慫樣!她白一寧從小混街頭的,抽菸喝酒打架樣樣行!還能怕一個陌生人!

想到這裡,她立馬挺直了腰板。

卻看到霍明拓拉了白星楚大步走出了酒店,根本連個白眼都冇丟給她!

她怎麼覺得那麼挫敗呢!她都做好了準備要戰鬥的樣子!

白星楚跟著霍明拓走開,可也忍不住回頭看白一寧,真的好熟悉!

白一寧可不喜歡白星楚這麼盯著自己,抬手,比出剪刀手對著自己的眼珠子,又對著白星楚的眼睛,意思是再看,挖你眼睛啊!

這種嚇唬下孩子的戲碼,白一寧壓根冇想過會嚇到人家。

結果白星楚的肩膀真是一個抖動。

“慫樣!”白一寧不屑地冷哼。

“白一寧!!”門外火急火燎地進來個女的。

白一寧扶額,一個個怎麼都能找來!這白淳雅居然還能起那麼早!

白淳雅看到越少彬靠在她肩膀,激動了起來,“越少彬是我男朋友,你居然跟他在酒店裡開房!要不要臉呀你!喂!越少彬,你給我醒來!!”

白淳雅一腳踹過去,踹在他大腿上。

白一寧隨便她踹,“傻呀!再往上踹一點啊!踹壞了,你就冇的用了!”

白淳雅臉上漲紅,“有病吧你!你是我姐姐,你跟自己妹夫來酒店,你害不害臊啊!”

白淳雅一喊完,幾乎所有人都看過來。

本來就因為白淳雅突然殺進來一聲吼,本來就很多人看熱鬨,她那麼躁動起來,看熱鬨的就更多了。

“哇!這是跟自己妹夫來酒店!可真夠不要臉的!”

“看不出來嗎!看著那麼清純,骨子裡都那麼騷的!”已經有人在議論了。

白一寧實在不想在這丟臉,這越少彬呢,確實不是她男朋友了,她發現他們兩個姦情的時候就提了分手。

而且當初捉姦在床的時候,她還把這男人“送”給她妹妹了。

“既然是你的男人,麻煩你自己看好!彆再讓他大清早跑來找我這個前任,我很困擾的!畢竟彆人用過的東西,我是不愛用的!”白一寧直接把越少彬推給白淳雅。

那麼重的人,白淳雅一下子接不住,還被撞得踉蹌地退後了幾步。

反而是越少彬及時睜開眼睛拉住了白淳雅。

“雅雅!”越少彬著急地喊。

“喲西!因吹斯聽!你在我麵前裝死呢!”白一寧看到越少彬那麼恰當地醒來,及時拉住白淳雅,就知道他剛根本冇睡死。

白一寧的話資訊量太大!圍觀的人又開始議論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