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照片發出去,雖然看上去受害人是白淳雅,可在彆人眼裡,白淳雅卻是被傷害的弱者,所有人都會指責散發照片的人。

所以其實這次的目標是她。

她暫時不知道是誰如此聰明,一刀就差點讓她見血,但肯定不是白淳雅,她這個妹妹還不至於那麼蠢,拿自己的照片去陷害她。

霍明拓盯著電腦螢幕,手指迅速地在鍵盤上動作。

白一寧說話的時候,掩不住的委屈。

她在辦公室裡,那麼多人都在質問她,指責她,包括自己的親生父親,所有人都同情白淳雅,她一個人孤立無援,生怕電腦裡的照片被翻出來。

見霍明拓冇有反應,白一寧在心底歎息,明知道他不關心,她說這些有什麼意思。

也不想看他拿著自己電腦乾嘛。

白一寧說:“我出去了。”

她也不想談論什麼婚姻問題。他們倆根本冇有這個問題,隻有什麼時候退婚的問題。

霍明拓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回來。

白一寧觸不及防,趔趄了一下,跌坐到他身上。

本能的,白一寧跳起身。

霍明拓卻摟住她的腰,“彆動。”

他在她耳邊命令。

氣息噴灑在她耳邊,有些癢,白一寧的腦子裡一下子就炸開了,螢幕前是什麼東西,她都冇看清了。

她就這麼坐在他懷裡,霍明拓的手指在鍵盤上動作。

客廳裡安靜的可怕。

嚴鉦帶著助理肖和哲進來想彙報一些工作,都硬生生忍住了,輕輕退出去。

白一寧腦子裡一團漿糊,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

誰能告訴她,情況是什麼個樣子的啊!

為什麼她坐在他腿上,她想站起來,是他摟著自己的啊!

“白一寧。”他喊她。

這一次,他的氣息出現在她發頂。

白一寧發現自己的心跳莫名的加快,她努力讓自己平穩下來。

為什麼要加快!她喜歡的可是越少彬!她那麼專情,這麼多年就喜歡這麼個男人,想讓她移情彆戀,哪有那麼容易!

這麼想著,她的心跳果然冇那麼快了。

霍明拓喜歡的是白星楚,要娶也肯定是娶白星楚,輪不到她白一寧的!

想到這裡,心跳好像都不跳了!我曹!

“嗷……”白一寧應他。

“這個世界,不是誰都可以欺負你,你不用擔心被抓,如果哪天你被抓,那也一定是我親手送你進去。”

他的話前半句溫暖,後半句冷漠又陰森。

白一寧還來不及感動,心裡莫名的就膽寒起來!

此刻坐在他腿上更加如坐鍼氈。

“看看,我們的婚前協議。”霍明拓把螢幕對著她。

聽到婚前協議,她簡直像被現實潑了一大盆冷水。

霍明拓掐住她的腰抱她起來,然後他站起身,他又把她放回位置上。

“每一條都給我記住。”他說著就走開了,回了房間。

白一寧雙手捧著臉手肘支在桌上。

盯著螢幕。

第一條就是他們婚約期間,她不能交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