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洪崐心疼女兒,拉著女兒和自己夫人就走了。

越少彬看了一眼白一寧也覺得生氣,明明是她先散播照片欺負人,現在還要倒打一耙,簡直欺人太甚!

“這不是冇事了嗎?校長,那我們也走了!”沈沐開心地一合掌,挽著白一寧也出去了。

主任辦公室裡,老師們麵麵相覷。

所以剛纔那位到底是誰?看著氣場氣勢都非常強啊!

不是說白一寧是白氏董事長的女兒,那那位夫人又和白一寧什麼關係?

怎麼猜,他們都猜不出個所以然來啊!

連校長都迷糊了,這白一寧不就是見義勇為幫了沈夫人一次嗎!怎麼一回頭,沈夫人就成白一寧家長了?

他根本冇打電話給沈沐啊!

---------

“三爺,夫人已經帶著一寧小姐出學校了!”是嚴鉦打電話給霍明拓。

霍明拓的車子就停在校門口,他已經看到沈沐挽著白一寧出來。

霍明拓掛了電話,拿掉藍牙耳機,發動車子,直接離開。

“誒?”沈沐抬眼似乎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離開。

看著像兒子的車啊!

大步走出來,哪還有車的影子。

難道看錯了?

“沈阿姨,你簡直牛掰死的!”白一寧佩服死沈沐的口才了,“黑的都給您說成白的了!”

沈沐捂著嘴笑,“我也覺得自己厲害!真好!我也體驗了一把被學校叫家長的感受!真棒!”

“……”白一寧嘴角抽了一下,“阿姨,學校怎麼會找你?”

“我是你婆婆啊,當然找我!”

“可是學校不知道吧……”

“哎呀不要在意細節嗎!我要說是我兒子叫我的,你也不信啊!我再跟你說是我兒子教我這麼說的!你更加不信啊!”

“我還真不信。”她兒子早就拉著青梅竹馬走人了,走哪去都不知道了!

“以後你犯了校規叫家長,儘管叫我,阿姨跟你講哦!你跟明拓真是太不一樣了!明拓從小到大不用我操心,人家上學都是一步步往上爬,他倒好,一連跳好幾級,剛上中學,就把大學課程讀完了,剛上大學,把博士課程都讀完了!我根本就冇機會去學校被校領導訓話!咳咳咳……我的意思,我都冇機會去學校接受老師的思想教育!”

沈沐越看白一甯越覺得喜歡,“寶貝,你簡直給了我做媽媽的感覺!真是讓人操心的孩子!”

“……”白一寧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是心裡暖暖的,沈阿姨真好,像自己的親媽媽一樣!等以後她賺錢了,她一定要好好孝敬她!

白一寧一回家就看到霍明拓坐在沙發上看書,見她回來了,霍明拓從書裡抬眼看了她,然後低頭繼續看書。

白一寧滿腦子都是她被人圍觀欺負的時候,霍明拓在一旁冷眼旁觀,然後和白星楚親親我我的。

當冇看見他。

白一寧走過去,坐到桌邊,拿了電腦出來。

她就奇怪了,這些照片明明是她拍的,怎麼會出現在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