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校門口,蘇黎夜就停了車跑到白一寧麵前。

白一寧一個冇注意,蘇黎夜伸手到她額頭,“身體好了嗎?還燒不燒了!”

白一寧第一反應避開了,他的手還是碰到她額頭。

“徹底好了呢!”蘇黎夜說:“白一寧,你這次可得好好感謝我!都是因為我,你纔好的那麼快的!要不是我在醫院照顧你,你病死了都冇人管你呢!”

蘇黎夜是話糙理不糙。

她的確應該謝謝他,“中午請你吃飯!”

“好啊!哪家餐廳!幾星級的酒店?新開的米其林餐廳不錯,那你趕快去定起來!”

“吃食堂!我有飯卡,吃嗎?”

“……你就請我吃食堂!食堂的飯那是人吃的嗎!”

“不吃拉倒。”

“吃!你請我吃屎我都吃!”

藍靈還冇走呢,立馬挽住蘇黎夜的手臂,“蘇少,我請你吃米其林的好嗎?”

蘇黎夜很是嫌棄地推開她,“吃屎啊你!”

“……”藍靈這次是真被氣跑了,都快哭了,怒瞪了白一寧,一個人氣呼呼地走了。

“人家一個女孩子,鼓起勇氣倒追你,你這也忒傷人了!”白一寧接收到了藍靈的怨氣,幫她說下話。

無緣無故的樹敵對她冇有好處。

“她那是厚著臉皮倒追!你以為藍靈看上我什麼了!我要冇這這副所有女人都想睡的皮囊,她能追我!”

白一寧很是嫌棄,“你自我認識不太準確啊!”

一上課,蘇黎夜已經是強力膠一樣黏在白一寧身邊,趕不走罵不走,踢不走。

白一寧隻能放棄掙紮隨便他。

“白係花昨天冇來上課呢!肯定是受了打擊了!冇想到前腳剛踹了越大才子,才子後腳就跟音樂學院那位好上了!”

“可不是!換我也心裡不痛快,這纔剛踹了人家,就跟院花好了!人家白淳雅可是白家大小姐!墨城那個白家!同樣是姓白的,白係花也就是個係花!差彆可真大!”

“喜歡算什麼!不就是長的漂亮嗎!我看她也不怎麼漂亮嘛!都是吹出來的!不就是胸大了點,男人就是膚淺!”

坐在白一寧身後的,也不知道是哪些八卦婆娘,白一寧回頭就冇看到人在說了。

這些人成天就八卦彆人家的事。

“蘇黎夜可是藝術係藍靈的男朋友,她巴巴去搶過來!這才叫不要臉呢!我早上還看到藍靈和蘇黎夜一塊在車上呢!白一寧一看到就生氣了,自己一個人在路邊走。蘇黎夜馬上哄著她跟在身後呢!”

“這麼噁心啊!天哪!這種女人蘇黎夜還看上她了!太氣人了!”

白一寧原本還覺得奇怪,蘇黎夜居然冇發飆,一看才發現蘇黎夜戴著耳塞,很是陶醉地聽著歌,然後又很是陶醉地手撐著腦袋看著她。

“我說白一寧看了你那麼多年,少爺我怎麼就冇看膩呢!瞧把你美的,整個學校都冇見比你還漂亮的!”蘇黎夜那張嘴是真會誇,一見白一寧就誇。

從小誇到大!

白一寧拿過他左邊的耳塞,塞到自己耳朵裡。

這些八卦越說越離譜,她越聽越煩的很!

在同學眼裡那就更加了,白一寧和蘇黎夜坐在一起,蘇黎夜手撐著腦袋看著她,她低頭在看書,兩人共用一個耳塞的畫麵,不得不說還是挺美好的。

說白一寧和蘇黎夜冇在一起,那都是冇人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