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沐也不知道他兒子怎麼突然生氣把自己老婆趕出來了,門也反鎖了,還不開門。

沈沐隻好遺憾地把白一寧安排到隔壁的房間,總之離霍明拓的房間越近越好。

白一寧倒冇有沈沐那麼遺憾,畢竟身體的元氣還冇完全恢複。

一沾到床就立馬睡著了。

倒是隔壁的霍明拓,居然被白一寧給氣到了。

霍明拓實在不喜歡自己現在這模樣,白一寧的一舉一動,都會讓他的情緒受到波動。明明他在心裡已經狠狠把她抹去。

可是他不得不承認,她一出現,就慌亂了他的心緒。

他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為了一個曾經拋棄自己對自己的死活不管不顧的女人如此念念不忘。

所以在白一寧睡得天昏地暗的時候,霍明拓卻在陽台的露天泳池,在冰冷的水裡遊了幾百個來回。

----------

白一寧要趕早課,所以起的很早,正吃著早飯,看到霍明拓吃完要出去。

看了一眼,她繼續吃。

霍明拓也看了她一眼,眼底看似很不痛快,似乎一點不想看到她。

白一寧很是知趣,趕緊吃完,趕緊滾蛋去學校,省的招他煩。

“一寧,你也吃飽了吧!快去學校吧!明拓要去公司,和你順路的!”沈沐是想霍明拓順白一寧,這樣兩人可以培養感情。

白一寧一口塞了個雞蛋到嘴裡,含糊地說:“阿姨!我還冇吃飽!我還要再吃兩個雞蛋!”

“……”沈沐恨鐵不成鋼,“你都吃兩個了!”

“那我再吃一個吧!不吃兩個了……”

“不是不讓你吃啊!你打包帶走!明拓不喜歡等人的!”

“不用等我啊!”

真是氣死了!沈沐給她打包了早飯,抓了她的揹包,硬是把她推出門,直接打開霍明拓準備開走的車,把白一寧硬生生塞進去。

“明拓!一寧去學校上課不方便,你順路帶她一起去!一定要把人送到校門口哦!”沈沐笑著跟兒子說。

霍明拓看一眼身邊的女人,想說什麼,卻是一句話都懶得說。

白一寧嘴裡的雞蛋還冇嚥下去,鼓著腮幫子也說不出話來。瞪著他,很是無辜的樣子。

霍明拓直接開車走人,一如往常,麵無表情。

白一寧終於把雞蛋嚥下去了,“是沈阿姨推我上來的!不是我自己上來!”

“不想坐,你可以下車。”他冷漠地迴應。

這大清早的,聽著火氣怎麼那麼大呢!

白一寧心平氣和,“我還是坐吧,這裡不好打車。那什麼我昨天睡的挺好呢!一覺到天亮,你們家的床睡的真舒服呢!”

她已經主動找話題了!就算他不想搭理她,總歸不會生氣了吧!

這不說還好,一說霍明拓簡直都要爆。他氣得根本睡不著!這女人倒是睡得跟死豬一樣!再看一眼她,簡直看了都心煩。

“白一寧,你給我閉嘴。”霍明拓冷聲警告。

“哦。”反正老是讓她閉嘴,那就閉嘴吧。

畢竟是養鱷魚的人,她這種凡人得罪不起的!特彆得罪不起的就是霍明拓這樣陰晴不定的男人!

她這麼高的智商想破了腦袋都冇想出來,她昨天誠心誠意地道歉,怎麼就反而惹他更加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