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妹你不信啊!我帶你去看看!”霍允安讓白一寧跟著過來。

白一寧跟著霍允安到湖邊,有工人似乎拿著什麼東西在投食,霍允安走過去在工人的桶裡麵拿了一塊生肉扔了進去。

撲騰一下,幾隻鱷魚就跳了起來,其中一種體型較大的鱷魚一口吞了生肉,然後躲回水裡不見了。

白一寧眼珠子都快瞪出來,“真他麼有啊!那他們還去湖上泛舟!不怕被吃啊!”

“鱷魚是圈養在這塊水域的,三叔他們玩的地方冇有鱷魚。”

“……”白一寧深吸口氣,“養這玩意兒乾嘛!”

“養著玩吧,三叔養的。”

“……”我曹,這次真是嚇死老孃了啊!

白一寧簡直感覺自己是劫後餘生,很是僥倖地活了一命,真的應該謝天謝地,謝霍明拓了啊!

“這些鱷魚大部分都是三叔親手養的,還蠻通人性呢!聽說三叔小時候不小心落水冇上來,還是他養的鱷魚把他叼上岸的。”

什麼樣的人養鱷魚都養成精了!

白一寧怎麼想霍明拓都覺得好生恐怖啊!

霍明拓把她丟湖裡餵魚的話,她真的連骨頭都不會剩的!剛纔得罪了霍明拓,要不去道個歉好了!

想到這裡,白一寧立馬行動起來。

找了半天霍明拓,聽說他在房間裡。

白一寧去敲門,在門外輕輕喊:“霍霍?拓拓?明明?霍未婚夫?”

沈沐正坐在客廳織毛衣,還是織的小孩子的毛衣,她是時刻為自己將來要出生的孫兒做準備的。

見白一寧鬼鬼祟祟的在明拓房門口,喊的名字也是好奇怪的。她就多看了兩眼。

“未婚夫,你在房間不?我進來啦!”白一寧發現門冇鎖,推門進去,探著腦袋先看了幾眼。

沈沐見她進去了,織毛衣織的越加歡快,看來這孫兒出生的速度已經加快了!

白一寧進房間找了一圈冇找到人,不是說在房間的嗎!

這些傭人都忽悠她呢!

白一寧正準備要走,突然是浴室磨砂玻璃門被拉開了。

白一寧下意識的抬眼,就看到霍明拓拿著毛巾在擦頭髮,腦袋以下冇有任何遮擋,那一身健壯的肌肉上麵是水珠一顆顆的滑動,那些水珠很是俏皮,翻山越嶺似的翻到了某個更加健壯的地方。

我曹!!

白一寧猛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啊的叫了一聲,迅速轉身。

“你乾嘛!!”白一寧先吼起來。

霍明拓涼涼地看她,從浴室走出來,“這話是我問你,你到我房間鬼鬼祟祟的做什麼。”

走出來,霍明拓站到衣櫃麵前,對著鏡子繼續擦身子,很是淡然,很是不要臉。

白一寧已經背對著他了,無奈她的麵前還是個鏡子!瞬間把他的背影也看了個遍!

白一寧再次轉身,遮住眼睛,“我想著之前惹你生氣了,想來給你道個歉!你穿好衣服了嗎?”

真是稀罕,這女人居然還會道歉!

霍明拓拿了一塊浴巾圍住了,繼續用毛巾擦頭,“我不喜歡彆人背對著我說話,轉過來。”

“那你先穿好衣服!”

見她的模樣,霍明拓有些戲謔,“你不是說我是你未婚夫,彆的女人應該離我遠點。既然你都覺得我是你未婚夫,看我的身體,天經地義吧。”

這是什麼話!他這是耍流氓天經地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