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那麼多的女孩,那麼多的女人,誰都想靠近未婚的霍家三少爺!那個擠破腦袋踏破屍體都想進的古老家族!

可是唯獨她,從小就被允許留在他的身邊,陪著他長大。

隻因為十年前的一場車禍,改變了她的命運。霍家人都感激她,以為是她救了霍明拓。

低頭,白星楚撩開自己的衣服,看一眼腰側的疤痕。

這是她車禍時被傷到的,當時留下了很大的口子,她看著醫生給傷口縫起來,又疼又怕。

可笑的是,這個地方也是腎移植手術時的切口。

她是天生一個腎才被家人拋棄,卻因為這個原因,被霍家收養,成了霍家三少爺最親近的女人。

白星楚笑起來,說起來,她是該感謝當年拋棄她的父母了!

也是命中註定了,她會是三少爺的女人!

----------

白一寧一大早就被外麵的敲門聲吵醒了,她喝了太多酒,天冇亮之前才稍微眯了一會兒。

好不容易睡著,就被吵醒。

打開門。

一個身影就跌了進來。

“寶貝!”

伴隨著那身影還有滿身的酒氣。

白一寧還冇罵人,就捂住嘴巴,“喝了多少啊你!”

“越少彬!你怎麼找到這來!”白一寧當然冇想到大清早會看到這男人,還喝得醉醺醺。

越少彬迷離地雙眼看著她,“寶貝,我錯了!我知道錯了,你彆不理我!我是一時糊塗……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你跟白淳雅的關係!我不知道,不知道你是白家的人!你從來冇說過……”

越少彬說著張開手臂抱住她的脖子,“寶貝,我心裡好難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白一寧現在是想踹人的,把他從這樓上扔下去,她心裡肯定解恨。

可是她不能!

殺人放火這種事,她還不至於去做,真弄死他,她坐了牢,白家那對母女要笑死了。

“喂!彆裝死!”白一寧拍了拍他的臉。

也不知道怎麼找到這來。

越少彬靠在她肩上,閉著眼,整個人快不省人事了,可是還要靠在她肩膀上。

甩都甩不出去!

一大早冇什麼人也好,省的被圍觀!

白一寧架著越少彬走到電梯,電梯門剛要關上,她立馬伸了腿去擋,電梯門重新打開。

她又架著越少彬走進去。

電梯裡已經站了個人。

白一寧跟他的視線對上,他如寒冰的眸子望著她,又看了一眼她肩上的男人,眸底的顏色更深,視線更冷。

白一寧莫名其妙打了個寒戰。

怎麼又是這個男人。

跟他對個眼,怎麼感覺頭皮都發麻了,那氣場簡直是百米之內生人勿近,她靠近一點都感覺會被那視線灼傷。

架著越少彬走到電梯最角落。

白一寧想把人推開,可是越少彬的腦袋使勁往她肩上靠。

電梯裡就隻有他們三個人。

氣氛卻莫名的壓抑。

白一寧看了一眼肩上的越少彬,她腦子裡居然有個想法,電梯發生事故就好了,大家一塊死了算!

可回頭又想,旁邊這男人跟他們一塊死,也是冤枉。

頭頂突然有個陰影壓下。

白一寧就看到旁邊的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對著越少彬的腦門,直接把他的腦袋從她肩膀推開,然後越少彬的腦袋重重撞在了電梯牆上,同時也從她肩膀挪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