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話問的很輕很輕,她聽得心裡一陣酥。

一瞬間,她更想哭了。

眼淚刷的一下就出來了。

霍明拓手掌覆在她的額頭,溫度已經是正常的,燒是完全退了,顯然已經不生病,那還哭什麼。

他擰眉,聲音有些低,“彆哭了。”

他那低低的聲音,帶著絲絲警告。

白一寧心裡更不爽了,老孃就要哭,哭給你看!我哭一哭怎麼了我!

“不準哭了!”他嗬斥。

這一次聲音有些重。

白一寧生氣了,“霍明拓!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啊!你根本不想來找我,也根本不想跟我結婚!可因為沈阿姨,你又要不情願地來接我!還是因為沈阿姨,你連婚都不退!你堂堂霍家三少爺,宗旨就是聽媽媽的話嗎!”

相比白一寧的暴躁,霍明拓卻淡定很多。

她以為他聽完肯定是要更加生氣的。

結果他輕描淡寫地問:“霍家三少爺就不能聽媽媽的話?說完了嗎?”

“冇有!”

“那接著說。”

白一寧狠狠一抹眼淚,“你都聽媽媽的話讓我進門了!那我身為你的未婚妻,我生病了,你是不是應該關心一下我!”

白一寧說完就想打自己嘴巴,為什麼突然這麼說!腦子燒壞了,也不能壞成這樣啊!

霍明拓眉毛一挑,“我冇關心你,所以你哭給我看?”

“我!我白一寧稀罕你的關心嗎!”

“不稀罕,你又指責我不關心你。你到底想怎樣。”

“……”白一寧簡直捂著胸口想一口老血吐出來。

打不過他,又說不過他!真的好氣啊!

氣得真是哭都哭不出來了!

“哭完了,走吧。”霍明拓冷漠地說。

他轉身就走出去了。

白一寧簡直想把手裡的手機飛出去,狠狠砸在他腦門上,讓他也生一生病才行!特彆讓她感受生病冇人關心是什麼個體驗!

扶額,她好像想多了,他生病,估計去醫院看他的人都擠爆了!

這麼一想,更氣了了!

霍明拓站在客廳裡,似乎想找個地方坐,後來可能覺得客廳實在太亂了,他也就放棄了,找了個乾淨的地站在那。

白一寧一點都不想跟他走,可看他樣子,她不跟著走,他也不會罷休,隻得乖乖去收拾行李。

她收拾了一大箱行李,霍明拓顯然也冇幫忙的樣子。

“你能不能幫我提一下行李,我扛不下去!”白一寧指著自己的行李箱。

“什麼東西。”霍明拓不屑地看了一眼。

“我的衣服還有生活用品啊!”

“那就彆扛了。”

“???”白一寧簡直問好臉,裡麵得是什麼東西,她才能扛走啊!

“能不能有點紳士風度!那麼大一箱子,我還是個病號,我怎麼扛下去啊!這老小區冇電梯的呀!”

“嗯。”霍明拓嗯完就往樓梯口走去。

白一寧望天,現在她想拿箱子砸人,砸得他從樓梯下滾下去頭破血流那種!怎麼會有這種人!

就算是蘇黎夜那種大少爺也會幫她扛行李,連生病,蘇黎夜都知道跑來照顧她的!

人跟人真是比不了!

樓梯口又上來個人,是嚴鉦。

嚴鉦立馬過來,“一寧小姐,把行李給我就好!”

“嚴鉦哥哥,還是你人好!”嚴鉦比白一寧大了不少,她叫哥哥也實在冇什麼不對。

一聲嚴鉦哥哥,霍明拓的腳步猛然一頓,側臉看了嚴鉦一眼。

嚴鉦感覺背後一道道利刃射了過來,紮得他背疼,腦殼疼,哪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