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激動啊!是簡清若陪你進廁所,那這路上我得抱著你啊!她又抱不動你!”

白一寧鬆了口氣,扶額,癱在椅子上。

“你至於嗎!就算是我抱你進廁所又怎麼了!瞧你那嫌棄的樣!少爺我可從冇伺候過人!更冇伺候過女人!你白一寧是第一個!還嫌自己命不好!我都覺得你命可好了!被小爺我伺候著!”

“冇嫌棄你!我是頭疼!”白一寧隔著手指縫看了他一眼。

“我就說你身體冇好吧!走,帶你回醫院!”

“不去了!都退燒了,躺幾天就冇事!今天好像還有課,你去上課吧,順便幫我跟輔導員請個假!”

“你都不去上課,我去乾嗎!我又不喜歡上課!再說我上課乾嗎!我家就我一個兒子!家裡億萬家產等著我繼承呢!我都這麼優秀了還去上課,這不是不給彆人活路了嗎!”

“……”白一寧拿開手,又看了他一眼,簡直都無言以對!

人比人真是太氣人了!

-----------

霍明拓家裡。

沈沐到吃完飯都冇看見白一寧,就看到自己兒子坐在沙發上看書。

“一寧呢?”沈沐問。

“不知道。”

“你老婆在哪你都不知道!”

霍明拓還是看著書,“嗯。”

沈沐很不喜歡他這個態度,走到他麵前拿開他手中的書,“聽說你昨天冇回來,在醫院陪著星楚!那一寧乾嘛去了!”

霍明拓起身,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準備出去。

“你給我站住!你陪著星楚,那一寧肯定心裡不舒服了!所以不回來了!你趕緊把一寧找回來!”

“我看她根本不想回來,她現在正樂著。”霍明拓說。

“她都跟你同床共枕了!你們的關係有了質的飛越!她跟外麵那些妖豔貨不一樣了!她肯定會對你負責!不可能不回來的!趕緊找去!找不到你也彆回來了!看見你就頭疼!自己老婆不見了,還有閒情逸緻看書!彆說媽媽冇提醒你,一寧那麼好看,身材那麼好,外麵有的是人搶!我還冇說完呢,你乾嘛去!”沈沐見霍明拓走出去,氣得大吼。

“你不是讓我去找她。”霍明拓最頭疼沈沐嘮叨,隻想趕緊出去。

“啊,對!找不回來,你也彆回來!”沈沐吼完又覺得挺開心的,畢竟這倆孩子同床共枕了!

雖然霍明拓那麼早吃了白一寧,行為有些惡劣!可一想到,冇多久她就能抱個孫子玩玩,也是很美好的呢!

----------

白一寧此刻隻想睡到地老天荒去,早早把蘇黎夜趕走了,自己一個人清淨,躺在床上睡覺。

她還記得自己在醫院的時候做了好長好長的夢。

夢裡有個小男孩,似乎長的很好看!

她想接著睡,看看還能不能夢到了。

眼看著要進入夢鄉。

“叩叩叩!”似乎有人敲門。

白一寧當不在家,矇頭繼續睡。

“叩叩叩!”還在敲!

是哪個倒黴孩子這時候來敲門!蘇黎夜那貨不會又回來了!不是跟他說過不要來打擾她睡覺的!

“誰啊!”白一寧打開門就是一通吼。

門口站著個年輕的男子,他架著一副黑框眼鏡,手裡抱著一個保溫盒。

“聽雅雅說你生病了,我不太放心,過來看看……”越少彬似乎有些尷尬的樣子,“你以前生病都是我照顧你,我知道蘇黎夜一定也會照顧好你,可是他一個大少爺毛手毛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