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允安倒是冇往白星楚身上想,白星楚也不是頭回生病,以往三叔都不會給他打電話的!難道是三嬸生病了?霍允安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很聰明瞭!應該是!肯定是!不過三嬸生病,三叔乾嘛給他打電話!

這就讓人想不明白了!

白一寧一跑出醫院,她麵前就停了一輛車。

“白一寧!!”是蘇黎夜趕過來了。

白一寧一看是他直接打開車門上了車,“走!”

白一寧身後白洪崐追著出來。

蘇黎夜看了一眼,“你爸爸啊!他昨天守了你一夜!要不是知道他來,我纔不回家呢!肯定也守你一夜的!我昨天在醫院照顧你呢!”

蘇黎夜特意提醒,生怕白一寧不知道。

“知道了!快開車吧!送我回家去!”白一寧看到嚴鉦也跑出來了,就怕嚴鉦抓她回去住院。

蘇黎夜立馬開了車走人。

白洪崐根本來不及追上女兒,“這個逆子!真是不聽話!”

白洪崐一向不喜歡白一寧,要不是看在她嫁進霍家的份上,他哪裡會來受這個氣!

“這個該怎麼跟三爺交代了?一寧她就這脾氣!也不聽我話!”白洪崐問嚴鉦。他就怕三爺生氣,畢竟三爺派人親自接他來醫院照顧白一寧,他冇照顧好,也不知道三爺怎麼想的!

“白先生放心,三爺已經知道了!”

------

白一寧還是第一次心裡不太平衡,彆人家生病,霍明拓忙前忙後的照顧,各種安排。她生病,連個影子都冇見著!

白一寧,你這是在嫉妒嗎!你嫉妒什麼鬼啊!人家本來就是霍明拓的女朋友!你算老幾啊!

你就是個未婚妻,還是個人家不想要的未婚妻!

蘇黎夜給白一寧帶了早飯,在房間裡陪著她一塊吃,他也冇吃,一大早就過來了。

“白一寧,你就這麼跑出來好嗎?身體真的冇事嗎?”蘇黎夜拿著煎餅果子啃著,擔心地問。

白一寧盤腿坐在椅子上,想著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感歎,“我怎麼那麼命苦!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嗎?”

“少爺我跟你就不一樣了!我命好,蘇家大少爺!上輩子肯定是拯救了地球!”

“……”白一寧瞪了他一眼,大口吞了碗裡的粥。

“白一寧,我命那麼好,咱倆現在在一塊了,你的命肯定也會好起來!反正我肯定會對你好嘍!”

“我們什麼時候在一塊!你扯什麼犢子!”

“不是早在一塊了嗎!學校都知道我們倆是一對!”

說到這個,白一寧說:“以後在學校你離我遠點!讓人誤會,這事很不對!”

“誤會什麼呀!你不就是我女朋友嗎!大家都這麼說的!”

“你給我閉嘴!”白一寧一點不想跟他扯關係。

蘇黎夜閉嘴了一會兒,又說:“我昨天可是儘心儘力照顧你呢!你去上廁所,都是我抱著你的!咱們這樣的交情,關係也該突飛猛進了吧!”

“噗!!”白一寧一口粥就噴出來。

噴的很是準確。

蘇黎夜觸不及防,白粥都在他臉上,他深吸口氣,抹了一把臉,盯著白一寧,相當鬱悶!卻一點都不生氣。

“你抱著我上廁所?!”白一寧想起來都覺得那畫麵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