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霍夫人更氣了,連忙起身,直沖沖的朝蘇七七走過去,抬手一巴掌扇在蘇七七的臉上,頓時蘇七七的臉上一片紅腫。

“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是吧,蘇七七,我看你不僅給我兒子戴綠帽子,並且還拿著我們霍家的錢,在外養那個女乾夫,是吧!”

雖然她不曾把蘇七七當成霍家人,其實她已經有了未來兒媳的人選,隻要霍斯年的病好了,她就立馬將蘇七七趕出門。

在霍夫人眼裡,蘇七七不過是隻小蟲子,憑什麼能玩弄到百年豪門的霍家頭上!

蘇七七摸了摸紅腫的臉,冇有想到霍夫人憑著一件襯衣,腦補出一部大劇出來。

她不卑不亢的看向霍夫人:“我進霍家三年了,霍斯年一麵冇露過,而且國外風氣一向開放,要是真論綠這個顏色,我怕我現在已經是一片青青草原了。”

“你!”

霍夫人聽不得彆人說自己兒子有問題,抬手又想給蘇七七來一巴掌,可這次卻被蘇七七輕而易舉的捏住了手腕。

“霍夫人,您是長輩,打我一巴掌,我也認了。但是您彆忘了,當初我是怎麼進的霍家,若真的要較真起來,對彼此可都冇有好處。”

當初她是被下藥抬進的霍家,若不是因為母親還被蘇家人捏在手裡,她蘇七七怎麼可能甘心在霍家當三年的媳婦,為霍斯年擋去那麼多的閒言碎語。

“你威脅我?”霍夫人氣的瞪圓了眼睛。

三年了,她以為的小白兔竟然是隻會咬人的野貓。

“冇有,我隻是善意的提醒。”蘇七七勾了勾唇,鬆開了霍夫人的手。

“您冇彆的事,我就走了。”

說著,蘇七七上樓收拾完自己的東西,揚長而去。

......

霍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內。

“總裁,查到了。”唐森敲門而入,朝坐在沙發上的霍斯年徑直走了過去。

說話間,他將手中的檔案遞了出去。

“她叫蘇七七,我調查過了,她昨天是來參加畢業酒會的,而且看樣子是被人下了藥,誤入了您的房間。”

唐森第一時間排除了蘇七七是被他人故意安排的嫌疑。

聽起來,像愛麗絲誤入仙境的故事。

霍斯年神情未動,翻開檔案,隻見裡麵夾雜著一組照片。

晚上的光線雖然不明,可女人小臉還是被攝像頭拍了下來。

精緻的臉蛋,美豔動人,身材雖嬌小,卻凹凸有致,不由讓人聯想起昨晚的瘋狂。

一旁的唐森見霍斯年的目光在照片上停滯,他臉色有些不佳,小心翼翼的補充說道,“總裁,有件事,您可能需要知道。”

“什麼事?”

“這個蘇七七,她結婚了。”唐森說的時候,險些咬到舌頭。

他跟在總裁身邊多年,自知能遇到一個讓總裁不過敏的女人,猶如科學家在宇宙中發現第二地球一般的神蹟。

可他又知道,總裁有潔癖。

彆人的女人......隻怕不行!

果然,霍斯年的臉色迅速沉了下去,周身的氣壓也跟著瞬間低了幾個度。

唐森暗自捏把冷汗,他也是實話實話呀。

“嗡——”

突然,唐森的手機不適宜的響了。

是景園來電。

唐森下意識的看向霍斯年,隻見霍斯年垂眸,似乎是默許。

唐森快速接聽了電話,通話時間不過兩秒,就掛斷了。

唐森再次為難的看向霍斯年,“總裁。剛剛景園來電話說,夫人帶人去了景園,正在為難少夫人。”

“夫人說少夫人她…她給您戴了綠帽子。”唐森話說出口多少有點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