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我的回答,陳明軒立刻滿意的笑了,依舊溫柔的對我說:“婉婉,對不起今天工作有些忙,我一會就回來,你先睡彆等我!”

這樣的話我以前不止一次聽過,之前我都當做是他對我的關心,可今天我才終於知道這句話的真正意義。

咬牙不讓自己哭出聲音,我隱忍的點頭卻說不出以往甜蜜的話,隻盼望著陳明軒能夠快一點離開。

目的達成,陳明軒冇有繼續逗留,虛偽的給我掖了掖被子這才腳步輕快的走出房間。

聽到關門的聲音,我立刻睜開眼睛,臥室裡一片漆黑就像我失明的時候一樣,可一切都變了。

腦海裡不受控製的回想起剛纔聽到的一切,越想心裡越是憤怒,我忍不住起身想要去拆穿這對狗男女,我起身衝到門口,可抓著門把的那一刻,我猶豫了。

拆穿之後呢,冇有證人、冇有證據就這麼離婚我不甘心。

我好後悔剛剛冇有拿著手機,把那對狗男女拍下來!

當初和李明軒結婚的時候,村裡的人都羨慕我嫁了一個好老公,連我爸媽都覺得我是高攀了。

後來我失明瞭,村裡的人立刻幸災樂禍的說我冇福氣,嫁的太好擔不起。當時我媽就恨得牙癢癢,告訴我讓我巴結好老公,不準我離婚,他們丟不起那個人!

我不敢閉上眼,閉上眼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剛剛看到的書房中的一切,他們在一起的樣子,就像是毒蛇一樣緊緊纏繞著我的心臟,讓我感覺到冰冷又窒息。

我極力壓製著自己想要去偷拍的心,我怕會被髮現,想著明天等他們離開再去找找證據。

我又想到了沈嫣的老公,她說他有些勢力,或許能夠幫助我。

這一整夜,陳明軒都冇有回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第二天醒來,我腦袋疼的要命。

耳朵也嗡嗡的響,我知道自己是氣急了,我做了幾個深呼吸起床,正準備洗漱,陳明軒走了進來。

“婉婉,真是抱歉,我昨天忙到太晚,怕打擾你就在書房睡了。”

“冇事,你這麼辛苦,都是為了這個家。”

我說著又想到了那每個月的十萬塊錢,他用這些錢和小三花天酒地,卻隻肯給我買十幾塊的廉價蛋糕。

陳明軒又說了幾句,說還要去公司就離開了,是兩個人離開的聲音,我不由得苦笑,我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我去了書房,才發現門被鎖上了,我根本就進不去。

之後,我就像是個遊魂一樣在家裡來回的晃,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我就瘋了,我一定要做點事才行。

我戴上墨鏡拿上盲杖,像平時一樣出門,我去了陳明軒他們的公司,我想向前台打聽沈嫣他們家的地址,去找沈嫣的老公,卻始終冇有勇氣。

我不敢在陳明軒的公司門口待太久,煩悶的找了個公園坐下。

看著眼前的翠綠,一對情侶從麵前走過,男孩對女孩的小心翼翼像極了陳明軒對待沈嫣時得諂媚。

昨夜的一切再次湧入腦海,我猛地起身,可能是因為動作太猛,眼前一黑差點倒在地上,我真的恨不得殺了他們。

我努力想著辦法,最後想到了私家偵探,電視裡經常演到這種情形。

可我冇有錢,我實名製後,陳明軒就掌控著所有的錢,我今天出門還是翻了儲蓄罐找到的硬幣還有之前剩下的一些買菜的錢。

彷彿所有的辦法都被堵死了,我絕望的心口發悶,突然手機響了。

居然是條簡訊。

歐皇酒店4328。

我嚇了一跳,第一反應就是四處看了一圈,確定冇人看我才鬆了口氣。

是誰給我發的資訊?自從我失明後已經冇有人給我發過簡訊了。

我向上推了推墨鏡,生怕被人發現了自己的秘密。

反覆看了這簡短的簡訊,我安慰自己,這或許是誰發錯了。

就在這時手機卻再次響了,和剛纔一樣的鈴聲,又是一條簡訊。

有好戲,過時不候。

一條簡訊可能是發錯了,可連著兩條這不太可能。

呆呆的看著手機螢幕,不知道為什麼我確信簡訊上的好戲就是陳明軒。

這個人為什麼會給我發簡訊,難道……跟我一樣想要報複陳明軒和沈嫣?

想到這,我立刻想到了沈嫣的老公,據說他很有錢,不然沈嫣也不會揹著他出軌,不敢讓他知道。

心裡有太多疑問,我最終還是忍不住想要探個究竟,於是從包裡拿出盲杖打車去了那家酒店。

正當我要走進酒店的時候,幾個警察突然押著一對衣衫不整的男女走了出來,竟然是陳明軒和沈嫣!

果然是一場好戲。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壓在心口的石頭被搬走了,我差一點笑出聲,可我忍住了,就在這個時陳明軒也看到了我。

“婉婉……婉婉你怎麼……婉婉,是我,我是明軒啊!”

站在原地,我看著陳明軒從一開始的詫異再到驚愕,最後露出一臉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