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月呼吸一滯:“我真的冇有。”

     “江曦都因為你出國了,”顧西忱站起身,語氣冷冽,“現在你才說分手?”

     夏初月觸及到他滿含怨恨的目光,立刻移開了視線。

     她冇再說什麼,提著東西就要離開。

     可顧西忱突然將她拽了回來:“這種離家出走的戲碼你不膩嗎?”

     夏初月眼神空洞:“既然你愛的人不是我,為什麼還要勉強自己和我在一起?”

     顧西忱怔了瞬,突然鉗住她下顎將她懟在門上,狠狠吻了下去。

     鼻尖縈繞著顧西忱的氣味,一股陌生的甜膩氣息在兩人唇間遊移。

     是剛纔那個女人的香水味。

     密密麻麻的刺痛襲上夏初月的心頭,痛得她難以呼吸。

     她奮力推開顧西忱,側過身大口喘息。

     顧西忱臉色一沉,刻薄的話在見到夏初月那蒼白的臉色時頓住了。

     “掃興。”他冷著臉,拿起襯衫慢條斯理地穿上,“跟你在一起,不過是為了更近的折磨你。”

     這話像座山壓在夏初月胸口,讓她難以喘息。

     幾分鐘後,西裝筆挺的顧西忱丟下一句話:“就算要分手,也輪不到你來提。”

     “砰”的一聲,門被狠狠摔上。

     屋子裡恢複了平靜。

     夏初月在沙發上呆坐了幾個小時。

     夕陽灑滿室內時,一股痛意驀地從胃裡燒到了喉嚨口。

     她甚至來不及去衛生間,“哇”地一聲就吐了出來。

     這兩天她都冇有好好吃東西,吐出來的無非是些酸水。

     夏初月抽過紙巾擦了擦嘴,正要將紙巾丟掉時,目光頓住了。

     紙巾上有血。

     她盯著那紙巾看了許久才麵無表情地扔進了垃圾桶。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漫畫工作室的組長宋瀾。

     夏初月剛按下接聽鍵,就聽宋瀾說:“小夏,你不用來工作室了。”

     她瞬時怔住“為什麼?”

     宋瀾沉默幾秒後纔回答:“你的工作能力我都知道,隻是現在工作室入不敷出……”

     他頓了頓,話鋒一轉:“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夏初月皺起眉,她的圈子很小,根本不可能得罪人。

     得罪……

     忽然間,她腦海中閃過顧西忱的臉。

     夏初月掛了電話,拿起外套出了門。

     嵐庭高級會所,VIP包廂。

     顧西忱靠坐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指摩挲著酒杯。

     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靠在他身邊,嬌媚地撒著嬌:“顧少今天怎麼不理我?”

     這明明是顧西忱最駕輕就熟的場麵,他卻突然有點煩躁。

     這時,包廂門被猛地推開。

     夏初月臉色蒼白地站在門口。

     顧西忱原本要推開女人的手一頓,而後將她攬入懷裡。

     看到這一幕,夏初月的心狠狠一抽。

     女人打量了她幾眼:“她是誰啊?”

     顧西忱冷笑:“她?跟你們一樣啊。”

     幾個女人掩住嘴笑起來,目光裡是不加掩飾的諷刺:“顧少還會喜歡這種清湯寡水啊。”

     夏初月努力忽視他們的嬉笑,走到顧西忱麵前:“為什麼要乾涉我的工作?”

     顧西忱眼底一凜,把麵前的幾杯酒全部推到她麵前:“隻要你喝完,也許我會告訴你。”

     話落,所有人都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夏初月捏緊了拳,她賭氣般拿起一杯灌了下去。

     冰涼的液體滑過食道,激起一股灼熱的痛意。

     夏初月猛地咳嗽了起來,有什麼東西從胃裡奔湧出來,吐回了酒杯裡。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著她手裡的杯子。

     琥珀色的威士忌裡,瀰漫著絲絲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