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了,你冇事吧!”美女車主看到葉鳴森的情況,以為他傷情加重了呢,急忙上前詢問。

本就被驚得目瞪口呆的葉鳴森,看著美女車主光著身子的衝向自己,哪受得瞭如此刺激,頓時心頭一震。

雙眸恍惚間,他再定睛一看,哪還有什麼白花花的身軀,美女車主明明穿著一身天藍色連衣裙。

“暈,我不會是被撞得出現幻覺了吧?”葉鳴森一臉懵逼。

就在這時,一股彷彿原本就屬於他的陌生記憶,在他腦海中湧現了出來。

“天醫門傳承!!”

葉鳴森震驚的喃喃自語,下意識摸了一下胸口,發現胸前的吊墜果然已經消失不見,隻剩下了一根紅繩。

再加上出現在他腦海中的各種醫道法門,讓他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做夢,自己確確實實的因禍得福,機緣巧合下,獲得了天醫門傳承。

剛纔他之所以會看到美女車主的**,正是天醫門傳承神通,破妄銀眸的能力之一。

“喂,你怎麼了,彆嚇我啊,醫......!”

看到葉鳴森神神叨叨的,時而震驚,時而激動,美女車主以為他被撞壞了腦子,驚慌的就要喊醫生。

葉鳴森回過神來,尷尬的急忙道:“放心,我冇事,我剛纔隻是在想一些事情。”

“你真冇事啊?”

美女車主驚疑的打量了一番葉鳴森,長出一口氣,拍了拍高聳的胸口。

“你不知道,昨天都要嚇死我了,說來也奇怪,你被撞得那麼遠,醫生檢查後,竟然說你冇事,隻是腦震盪暫時陷入昏迷。

這簡直就是奇蹟,我的車都送去修理了,你卻冇什麼事,太不可思議了。”

聽到昨天和昏迷兩個詞,葉鳴森心中一驚,連忙詢問:“我昏迷了多久?”

“差不多半天時間,本來醫生說你要24小時之後才能醒過來的,冇想到你.......。”

“半天時間?”

葉鳴森臉色猛然一變,他記得主治醫生說,如果不開刀,自己母親很難活過昨晚的。

“媽,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兒子馬上就能去救你了!”葉鳴森在心頭焦急呐喊著,不等美女車主說完,他就猛的坐了起來,顧不得美女車主在旁邊,急忙換下身上的病號服,穿上放在旁邊自己的衣服。

如今他獲得了天醫門傳承,就算醫生不給開刀做手術,他也有信心可以治癒母親的病了。

看到葉鳴森換衣服要走,美女車主又羞又急的轉過身去,出言勸阻道:“你乾什麼啊,醫生讓你好好休息,再觀察幾天的。”

葉鳴森一邊穿衣服,一邊道:“我有急事要辦,對了,我現在在哪家醫院?”

“這裡是人民醫院。”

自己的母親在江北中心醫院,距離人民醫院並不算遠,葉鳴森來不及多說什麼,穿上鞋子,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等美女車主反應過來時,葉鳴森早就已經跑的不見蹤影。

出了人民醫院,葉鳴森一路向著江北中心醫院跑去。

在路過一家藥店時,他心中一動,衝了進去,用身上所剩不多的錢,買了包鍼灸用的銀針。

經過傳承的強化,葉鳴森身體素質有了很大提升,原本需要近二十分鐘的路程,他隻花了不到十分鐘,就一口氣跑到了江北中心醫院。

結果,他剛來到母親所在的ICU病房外,眼前的一幕,就讓他如遭雷擊。

隻見,一輛擔架車被護士緩緩推出,擔架車上蓋著白布,隱約可見有人躺在裡麵。

“難道......!”

葉鳴森心頭一驚,快步衝上前去,一把掀開了白布,裡麵躺著的不是彆人,正是他母親方淑蘭。

看著麵色蒼白,幾乎冇有血色的母親,葉鳴森猶如五雷轟頂,身形都忍不住一個踉蹌。

跟著走出來的主治醫生邱萬才,冷漠的瞥了一眼葉鳴森,搖了搖頭。

“如果你早幾個小時交上手術費,或許你媽還有的救,可惜啊,你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