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裡透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身後有人貼近的感覺。

興許是阮覓一時冇反應過來,那道聲音拔高音量貼到她耳邊叫道。

“嗨,小妹妹。”

阮覓嘴唇仍含著杯口邊緣,口腔內的白開水尚未完全嚥下去,她木訥的轉頭,看到那張俊美的臉後,當即嗆到,口裡的水噴了出來。

殷尋幸運中槍,被噴了一臉,透明的液體灑在他好看的臉上,從那白淨的皮膚上緩緩流淌而下,滑下性感的脖頸處,浸入黑色的T桖內。

殷尋嘴唇緊抿著,一臉的生無可戀,這對於有潔癖的人而言,簡直是侮辱!

他的個頭雖然比阮覓高出一個多腦袋,但因為他當時是低下頭來的,所以臉部完完全全的中槍。

被自己嗆到的阮覓不住的咳嗽,滿臉嗆的通紅,她兩眼瞪的大大的看著殷尋。

天呐,模特是從電視裡走出來的?還是從她的畫紙走出來的?

不愧是她挑選的模特,連蹙眉的樣子都那麼的**。

“噗!”

旁邊傳來阮清幸災樂禍的笑聲。

殷尋回頭瞪了阮清一眼。

“大魔王,你也有今天。”阮清一張因果報應的真相臉。

認識殷尋的人都知道,這位嬌生慣養的少爺從小就有一個惡趣味,那就是惡搞人,他身邊的人多多少少都被他捉弄過,就連校長也不例外,有一次他偷偷讓校長腦袋上載著根綠葉在全校師生麵前開了一個小時的會,所有人都以為校長被綠了。

偏生他家世好,成績又好,即能給學校捐樓,又能給學校爭光,校長對他是又愛又恨。

彆人捉弄人開玩笑都是一副欠扁的嘴臉,而殷尋卻是麵無表情,若無其事,簡直不是人。

隻有跟他比較好的人纔會知道,殷尋隻有在心情不好的時候纔會捉弄人,也並非為了尋開心。

“還不是拜你的好妹妹所賜。”

殷尋走到餐桌處,抽出幾張紙來擦乾自己臉上的水漬。

在廚房做飯的安子惠聽到動靜從廚房走了出來。身上穿著圍裙,手裡還拿著鏟子。

“少爺你來了?哎呀,怎麼弄成這樣?”

依然有些懵懵的阮覓慚愧的低下頭:“對不起。”

安子惠安靜了下來,這個小女兒不知道大家的關係其實很好,這點小事情根本不會放在心上,可因為剛剛她的大驚小怪,加深了孩子的愧疚感。

“冇事。”殷尋眨了下眼,嘴角勾起,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他的眼睛十分好看,睫毛又密又長,彷彿會放電一樣。

白熾燈下,他的臉被照亮,微笑的樣子給人一種不羈而治癒的感覺,此刻在阮覓眼裡十分耀眼。

“那個,阮清,快帶少爺去換件衣服。”安子惠揮了揮手裡的鏟子,走過來拍了拍女兒的背,安慰道:“不用放在心上。”

阮清把殷尋帶回自個的房間,從衣櫃裡給他拿了件白色的襯衫,阮清素愛白色,他的衣服幾乎都是白色係列。

“你先換著,我出去了。”阮清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

殷尋搖了搖頭,彆人是見色忘友,而阮清是有了妹妹忘了兄弟。

殷尋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換上阮清給的白襯衫。

係鈕釦的時候,他不禁望了眼自己的手。

少女柔軟的皮膚質感,那溫熱的感覺似乎還殘留在他的手間。

阮覓坐在大廳的沙發上,雙手無處安放,她反而覺得自己是來做客的,絲毫冇有在自個家裡的自在感。

阮清拿起遙控器,坐到了她的旁邊,問道:“有要看的節目嗎?”

他很聰明,知道如何緩解氣氛。

“有,追的一個動漫剛好要播了。”

阮清把遙控器遞給她。

“謝謝。”

阮覓換好了台,名偵探柯南已經播了一半,到了破案的環節。

有了電視機的聲音,氛圍終於冇有那麼尷尬。

“妹妹,剛剛的事你不用太放到心上,阿尋是我的同學,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按理來說,你小時候也見過他,隻是你當時年齡太小,應該不記得了。”

阮清說的這些事,阮覓的的確確一點印象也冇有,即使是在現在,她也冇有完全從自己已經回家了的震驚中走出,好像在做一場夢。

“為什麼要叫他少爺?”

“哦,咱爸最開始的時候是阿尋的爸爸,也就是殷叔叔的司機,有一次殷叔叔遭到對手的報複,爸爸替他擋了一刀,從那以後,殷叔叔便將爸爸當兄弟一樣對待,現在爸爸是殷叔叔的助理。但爸爸媽媽並冇有忘記本分,人家把我們當親人,我們除了把人家當親人以外還要當老闆一樣尊敬,所以爸爸媽媽都叫阿尋少爺。”阮清補充一句:“殷叔叔你知道吧?奢侈品牌上尚的創始人。”

怎麼會不知道,一個包包一雙鞋都要好幾萬塊錢。

阮覓嚥下一口唾液,人比人氣死人。

仔細一想,她往殷尋臉上噴水,有種在太子頭上動土的感覺。

“對了,還有一件有趣的事,聽媽媽說,小時候,大家還開玩笑的要給你們兩訂娃娃親呢。”

如果此刻阮覓在喝水的話,估計又要噴了。

還好隻是在開玩笑,若是真的,讓她情何以堪,找到親生父母,還免費贈送一個未婚夫嗎?

“在聊什麼呢?”這時,殷尋已經換好衣服,走了出來。

阮覓抬頭望了他一眼。

穿著白襯衫的他,仿若天使的感覺,高高瘦瘦的,腿很長,才十七歲,應該已經有一米八以上的個子了。

阮覓不太習慣去直視異性,可這個男生總是不由自主的吸引著她的目光。

因為阮覓坐的是中間的位置,阮清坐在她的左手邊,殷尋便順勢在她的右手邊坐下。

左右兩邊散發著男生特殊的體香,阮清的很溫和,接近無味,而殷尋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氣,雖然清淡,卻彷彿藏著一股侵略性。

殷尋慵懶的靠著沙發背,姿態閒適。

而阮覓,因為他的靠近,渾身都僵硬起來。

氣氛變得很怪異,左右兩邊的人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天,阮覓不說話,佯裝專注的在看自己的電視,到後來,阮清和殷尋也冇話聊了,也跟著阮覓看起了電視來。

柯南很快便進入了尾聲,轉而進入廣告片段,不巧,播的第一支廣告是老外代言性感內褲,畫麵太過勁爆。

最怕空氣忽然安靜下來,遙控器放在麵前的茶幾桌上。

阮覓臉頰微紅,伸手欲去拿遙控器換台。

當她的手觸碰到遙控器時,與此同時,另一隻手也伸了過來,試圖拿遙控器,隻是他慢了一秒,遙控器冇抓著,反而抓住了她的手腕。

阮覓轉過臉,下意識的去看殷尋。

他的背離開沙發背上半身往前傾,他的手已經不似剛進屋的時候那麼冰涼了,終於溫熱起來。

望著他帥氣的臉,感受著他握著自己的手的溫度,阮覓聽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臉漲的通紅。

殷尋對於這個狀態也有些懵,但他表現的十分平靜,他一臉自然的迎過去。

阮覓見他絲毫冇有要鬆開她的意思,提醒道:“放開手。”

她的聲音不似她的外表般軟軟糯糯,有著異於她外表的爽快大氣。

“我不呢?”

這是在耍流氓嗎?阮覓從未遇到這種狀況,她抿著小嘴,眼睛瞪的圓圓的,明明在生氣,可是模樣太軟一點兒也冇有攻擊性。

殷尋觀察著她的小表情,玩味的勾起嘴角,妖孽屬性上線。

“小不點,你今年多大了?”

阮覓有些懵,不明白他問這個乾嘛,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十六。”

“哦。”殷尋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我以為你才十一歲。”

“你走開!”

對方得逞後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阮覓難堪的很,她可以確定,這個男生是在報複她。

剛好,安子惠從廚房出來,把菜端到桌子上,喊道:“飯做好了,孩子們,快過來吃飯吧。”

阮覓見狀,趕緊起身過去幫忙。

“媽媽,我幫你。”

被殷尋這麼一搞,阮覓覺得自己放開了一點。

安子惠是第一次聽到小女兒叫自己媽媽,眼眶內即刻滋潤一片,聲音在顫抖:“好,好。”

阮清將屁股挪到殷尋旁邊。

神情肅穆。

“阿尋,你能不能不要當著我的麵撩我妹。”

“我有嗎?”殷尋一臉的無辜。

他長得本來就很撩人,這不是他的錯吧。

“不過托你的福,總算叫媽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