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到場時,釋出會已經結束,記者們拿到了一手稿子都急著回去釋出。

所以,會議室隻剩下蘇皖跟林芝二人。

“林芝,茶淡了。”蘇皖放下茶杯,幽幽的說了一句。

林芝會意:“是,蘇總,我這就去給您換。”

一行人被忽視,見狀便冷嘲熱諷起來:“嗬,蘇總真是好大的架子。”

蘇皖眉梢上挑,紅唇中溢位一聲冷嗤:“比不得諸位架子大,股東大會也能遲到一個小時。”

話一出,這些人的臉色可算是五彩繽紛,精彩的很。

很快,一個個都想起了來的目的,開始質問起熱搜的事情了。

“蘇總難道不該給我們一個解釋?MON項目是公司上下努力了三年的結果,您一張口就要接手,這讓我們如何自處?”

蘇皖輕笑出聲:“三年,公司砸下百億,結果就是諸位各路拉投資擴張參與者,項目啟動卻隻是剛剛開始嗎?”

話音落下,蘇皖臉上的笑容逐漸隱去,將一份份合同扔到眾人腳邊。

冷聲質問:“三年期滿,諸位打算拿什麼來回報投資者?”

眾人臉色钜變,看著一份份自己親手簽下的合同,冇了底。

蘇皖看著他們各異的神色,冷笑道:“難不成,打算拿蘇氏集團去賠?”

作為股東,這些人充其量能在決策上說上兩句話。

哪兒有這個權利,拿蘇氏集團來賠?

不過是打著蘇氏集團的旗號,開出一張張空頭支票罷了。

“蘇總,話也不是這麼說。”

開口的是劉勇,項目負責人之一,這些合同一半以上都是他張的口,這會兒自然要出來和稀泥。

“那麼劉總告訴我該怎麼說?還是說劉總已經有瞭解決辦法?”蘇皖笑盈盈的開口。

劉勇頓時被她這明豔的笑容晃了眼,直到對上那雙泛著冷冽的眸子,頓時冷汗都從額上冒了出來。

“這……”

蘇皖見他啞口無言,心中一聲冷笑。

起身一邊走一邊說道:“明天一早,希望諸位能給我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否則,後果自負。”

看著蘇皖利落的背影,眾人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什麼東西?不沾親不帶故的也敢肖想蘇氏!”

“我看董事長是老糊塗了,居然用這麼個丫頭片子來接手,難道用那張臉來拉投資麼。”

“哼,狐假虎威,我倒是要看看,冇有解決方案,她能奈我何?”

你一言我一語,依舊冇將蘇皖放在心上。

離開的蘇皖,自然是聽不見這些不滿了。

她回到總裁辦公室,頭也不抬的問道:“解除所有合約後,蘇氏的資金缺口有多大?”

“五十億,蘇總。”林芝臉色難看道。

蘇皖好看的眉毛瞬間皺了起來:“目前,能有這個實力投資的有誰?”

林芝沉吟片刻後道:“厲氏集團。”

聞言,蘇皖一怔,眸中晦暗不明:“除此之外呢?”

林芝搖頭道:“冇了。”

難不成,還是免不了要與那人碰麵?

蘇氏集團是奶奶半生的心血,猶豫再三,蘇皖終究是開了口。

“去預約吧。”